第二十三章 艰难牢狱(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闻红叶看也不看,后胯用力,把罗易的身体向后一撤,昏迷中的罗易双脚急速向飞来的曹开道撞去。曹开道失去内功,如何承受如此撞击!罗易的脚刚刚接触他的胸膛,就见他向后一翻,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向后墙,坚实的后背“扑通”一声贴到墙上,顿了一下,又复落在地下,整个牢房都为之震动,黄元慌忙跑过去,扶起哼哼歪歪的曹开道,好的是,闻红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仅用了一个巧劲,把他抛出去而已,否则,哪会有如此轻松的事情。

不再理会二人,闻红叶夹着罗易穿过长长的甬道,转过牢房,来到一间设备简陋的房中,又把罗易的穴道解了。

罗易穴道一解,马上就跳了起来,三两步跳离闻红叶的身边,有点生气的道:“你在干什么?”

闻红叶脸色一冷道:“在下有几个问题请教,希望小兄弟配合!”

罗易虎着脸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说?”

闻红叶有点哭笑不得,他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了,为什么对他这么紧张,看来言语是不起什么作用了。想到这里,他单手一晃,身型原地不动,向罗易抓去。

罗易突然感到自己被一股奇大的吸力向闻红叶牵引,心中大惊,脚下用力,身体向后斜倒,想阻止不断靠近闻红叶的趋势。

闻红叶只觉得罗易一送一紧,竟然没有把他拉过来,吃惊不小,手上再次用力,真气再提,使出八成劲。罗易硬生生的被扯了过来。闻红叶右手控制不断挣扎的罗易,右手搭上他的脉门,送进一屡极细的真气,沿着他的阳脉向丹田走去。脸色不停变幻,太奇怪了,仅能感觉到少量的真气,在经脉中缓缓流动,丹田中反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让他感到奇怪的有两点,罗易的武功已经被封了,为什么经脉中仍然会有真气流动?实际上这也是他对刚才的疑问,刚才把罗易点昏过去的时候,就遇到了不应该遇到的真气抵抗。再来,照刚刚他拉罗易的时候看,罗易的内功应该非常深厚,可为什么现在又没有什么感觉呢?难怪权雁飞让他注意罗易的情况,真是太吸引人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金龙公子上门要人,自己也答应了!

闻红叶在那儿不断的转动脑筋,希望找到解开罗易身体秘密的方法。

罗易倒安稳了,他在闻红叶一输入真气的时候,就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曹开道与马川翔早就研究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现,就算他闻红叶比马曹二人高明,但又能高明多少?不过他心中倒希望闻红叶能给他一个说法,但看闻红叶的反应,想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闻红叶最终只好放弃研究,实在是没有什么发现,他不会傻的去问罗易练的是什么内功,相信他也不会说。

这就是他的主观臆断了,罗易定会告诉他,不过那也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罗易定会给他说自己练的是养气的方法,他听了后,一定会认为罗易是在胡扯。

闻红叶放了罗易的手,道:“现在我也不能留你了,有人要把你带走。”

罗易诧异的问道:“谁?”

闻红叶道:“金龙公子,你听说过吗?”

罗易的脸色变了变,没说话,心中倒是感到愤恨,他猜是这个家伙现在捣鬼。

闻红叶很奇怪他的反应,问道:“你认识金龙公子?”

罗易答非所问的道:“那他们两人呢?”

闻红叶道:“当然还在这儿。”

“不行!”罗易可不愿意与曹开道二人分开,但问题是,这是他决定的事情吗?

闻红叶也不与他废话,又点了他的穴道,这次罗易仍然没有来的及反应,又到了人家的手中。

闻红叶现在决定还是把罗易送给金龙公子,不管罗易有多么令人好奇,但这好奇一时怕是难以解开,他解不开,也不相信金龙公子能解开。

闻红叶把昏迷的罗易交给金龙公子的随从,说道:“如果可能,告诉你家公子,用完后再送回来。”

随从新想,还送回来,送回死尸你要吗?不过他嘴上却道:“谢谢公子,我会向我家公子传话。”

闻红叶没有再说什么,挥手让他走人。

随从实际上已经等的心急火燎,他还等着用金龙公子的折扇去办别的事情,当然不想在这耽误很长的时间。

带着罗易也不怕惊世骇俗,出了闻府的大门后,马上展开轻功,向城外掠去。

随从早就打算好了,用杨文迪的名义把罗易私送到天宇军的第一监狱——也就是离临江三十里的准军事重镇——常阳镇的军事监狱。这事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他虽然没有杨文迪的令符,可有金龙公子的折扇,这折扇虽也不能说明什么,却能避免监狱的人对他的盘查。

带着一个大活人,随从的速度仍然惊人,足不点地的向前飞掠,暗淡的月光不时的隐在云后,时而又把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说不出的的诡异。

也就是一刻钟的时间,随从长出了一口气,看着远远出现在视线中,模糊的常阳镇,终于到了。

想不到的顺利,常阳镇看守监狱的士兵本来就认识他,经常与金龙公子来来去去,知道他是金龙公子身边的红人,就是没有折扇,相信也可以把人送进去。但他还是拿出了折扇,神秘的与看守道:“这是杨公特意交代我家公子的,要把他秘密送来,公子有更重要的事情,你看着办好了。”接着又道:“没有杨公或是我家公子的信物,任何人都不许见这人。”

看守看他神秘的样子,也受到了感染,小心的问道:“可是重犯,要特别关押吗?”

随从愣了一下,道:“最好特别关押,你亲自去!”

看守郑重的点了点头,从随从的手中接过罗易,自己亲自把他送进了只有武林顶尖人物或是军中要员才配进的地牢。

罗易在随从一离开,就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很陌生,不过是监狱没错。阴暗、潮湿,连一张床都没有,地上是一堆少的可怜的稻草,已经发霉。散发出难闻的气味,绞混在污浊的空气中,让人忍不住想呕吐。走到门前,向外看去,青灰色的台阶在昏暗的牛油灯下,竟然发出有点刺眼的光芒。

“这是什么?不知道曹营长他们怎么样了?”罗易自语,现在他说什似乎都不能改变状况,要说他心安理得的留在这地方,实在又有点不甘心,望着外面的青灰台阶愣愣的发呆。他很明白,现在自己的身份是天宇军的俘虏,等待他的将是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可这牢狱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完,谁也说不清楚。可能永远也没有离开的时候了,天宇军在这场争霸天下的斗争中取得胜利,就把他们给忘了。也有可能很快就会结束,天宇军的境况不好,拿他们出气,又或者把他们拉上战场,作为天宇军的一员,与以前的同袍对抗;最好的是天宇军胜出,杨文迪心情一好,来个什么天下大赦,把他们都放了,遣送原籍。但这种希望多么微小!

现在他就是吵闹的心情都没有,外面看不到一个人影,吵闹谁又能听的到呢?罗易从门前退回到发霉的稻草上,两手抱膝,做了下来,下巴搁在膝盖上,眼睛愣愣的望着地面,脑中慢慢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司空连仿佛一下子老了二十岁,凌乱不堪的头发挂在脸上,遮盖住大半个苍白无血的面容,他到现在都没有想通,到底自己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让天宇军如此快速的就把自己关到了这个地方,看起来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有资格来的地方,也算是天宇军看得起自己了,司空连苦笑了一下。

真气依旧不死不活的,虽然比起刚进来的时候有所好转,但离自己的希望差远了,这种样子,别说杀出去,就是能不能完全好起来,都成问题。从进来,到现在,仅有一次食物,每天一次,而且还少的可怜!

正当他为自己的遭遇感叹不已的时候,只听见牢门发出刺耳的“吱呀”声,一愣,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怎会有人进来,忙从地上爬起,走到门前,透过门上窄小的窗口,向外望去。

一个看守腋下夹着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走了进来,司空连叹了口气,以为会有什么好消息,原来又来了新的同伴,丧气的退回到原来的地方。可以清晰的听到看守打开隔壁牢门的声音,以及放下人的“扑通”声!他心想,不知道谁又倒霉了,进了这个地方,看样是想出去都很难。

关门的声音传来,看守的脚步响起,要回去了!

不对,看守的脚步声竟然向自己的门前走来,看来一阵激动,无论看守想干什么,都比没有任何希望强。

连忙又从地上爬起,向门前走去。看守“咣当”打开他的门,阴笑着向他喝道:“你,出来!”

司空连一愣,马上就想发火,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嘴脸,就是与魔宗的人周旋,他都没有如此窝囊过!但很快就忍下了这口气,他现在没有发火的本钱,也没有了发火的资格,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的内功没有任何强大的希望,而且又在人家的地盘,这就叫好汉不吃眼前亏。

从门里走了慢慢走了出来,看守卤莽的在他的后背上推了一掌,他向前一个踉跄,差点趴下,心中的怒火象点燃的炸葯,奔腾而出!猛的一个回头,瞪向看守,看守冷笑着道:“怎么,还想反抗不成!”

司空连感到丹田一阵虚弱,挺直的身板向下一屈,一口怒气终于没能撑到低,干瘪的真气回流。

看守冷冷的目光象毒蛇般钻进他的心田,可自己却没有反抗的能力,现在不顾后果的反抗,结果只有一个,吃亏绝对难免。

看守在他的腿弯踢了一脚,司空连使出忍耐的极限功夫,强忍住不顾后果的反抗想法,顺从的跟看守走了。

看守在他的后面轻轻一点,司空连诧异的想回头看发生了什么事,都没有成功,倒在地上,看守冷笑着,自言自语的道:“也不看看在什么地方!”轻巧抓起倒在地上的司空连,向外走去。

再次睁开眼,司空连发现自己的待遇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更是不如从前,自己双手被生硬的拉开紧紧的扣在两根柱子上,双脚与地面似离非离。从牢房进了刑室!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