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校长动了花心(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轮到你的黄家驹的歌了噢。”张莹蕾唱完了刚才自己点的歌,把话筒递到了余成的手上。

铿锵的音乐响起,余成放声吼唱:“……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愿再可轻抚你那可爱面容,挽手说梦话,像昨天,你共我……”

张莹蕾忍不住双手捂着耳朵,笑道:“好,好,好,唱的还行,就是没有一句唱在调子上。

余成吼得刺激,也不管张莹蕾听不听得下去,直到一曲吼完,他才笑着拍拍屁股跑去上卫生间。

走在走廊上,余成正快步走着,“黄总,来,干一杯噢。”耳边传来熟悉的女孩子的声音。

余成不由的一惊,转头往声音方向望去,不远处的包厢里虚掩着门,里面很是喧闹,那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余成走近了一点,透过那门缝往里看,一张清秀的脸庞那么的熟悉,是沈萍萍!她正端着一杯红酒,朝边上一个搂着她腰肢的秃头男人劝酒。

“好,来,小沈,今天不醉不归噢。”那秃头男人满嘴酒气的在沈萍萍耳边说着。

余成心里不由的一紧,怎么沈萍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这段时间都住在文清租的房间里,一紧很长时间没有回她外婆家的出租房了。

怎么能这样呢?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余成觉得自己不能眼看着沈萍萍这样做而不管。便走上前去,敲了敲那包厢的门后,把虚掩的门推了开来。他无视里面男男女女朝他投过来的诧异的目光,只是对着沈萍萍叫道:“萍萍,你出来一下。”

沈萍萍也对余成的突然出现,满脸的诧异。见余成阴沉着脸在叫他,也只得低了头,朝边上的男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细声说道:“我出去一会,等会就来。”说完,站起身来,朝门口走了过来。

出了门,沈萍萍顺手把包厢门给关了,诧异的看着余成问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男的是谁?你们在干什么?”余成皱着眉头酸酸的说道,他对沈萍萍这么被一个老男人搂着心里说不出的憋闷。

“你管的这么宽干嘛?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关系吗?”沈萍萍轻描淡写的说道。

余成被说的一愣,他与沈萍萍的关系确实只是她外婆在中间说道说道,她还真的没有向他承诺过什么。

“好了,你不用觉得我跟你玩了一次就是你的人了,我们不是同路人知道吗?你们农村来的男生就是古板,少见多怪!”沈萍萍居高临下的瞥了他一眼说道。

余成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他被沈萍萍的话给说的呆住了,原来她从始至终都只是把他当做一个任她玩玩的乡巴佬?

“好了,好了。你到时不要在我外婆面前乱说,知道吗?要是以前让你觉得我们是在谈朋友,那今天我们分手吧。”沈萍萍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转眼往那包厢看了看。

余成直直的看了看沈萍萍一脸不屑的表情后,忽得转过身,一声不吭的走了。

“神经病!”背后传来沈萍萍的一声叫骂。

余成本来一直很好的心情,被沈萍萍这么一奚落,就像看到一锅粥里掉进去一只苍鹰一般郁闷。

回到包厢,张莹蕾正唱着歌,见余成进来了,随口问道:“掉厕所里了?怎么这么慢?”

“哦,碰到熟人了。”余成闷声说道。

“是吗?男的女的?”

“女的。”

“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干嘛啊?做小姐?”张莹蕾故意贬低道。

“乱讲。”余成闷闷的说道。

“呦,怎么心情不好了?难道你认识的女人真的在这里做小姐啊?”张莹蕾见余成紧皱着眉头,幸灾乐祸的娇笑道。

“张姐,你老家是哪里的?”余成突然问她。

张莹蕾有点奇怪的看着余成,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干什么,“我老家金华啊,问这个干嘛?”

“哦,我随便问问,你是金华城里的还是下面农村的?”余成又问。

“怎么是不是受到打击了?是不是她看不上你这个土老帽啊?”张莹蕾笑道。

不愧是做业务出身的女人,这么快就看透了他的心思,余成皱着眉头闷闷的说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开放点嘛?”

张莹蕾见余成一副气咻咻的样子,知道他受到女孩子的打击了,幸灾乐祸的哈哈笑道:“呦,没想到噢,你余成这么色胆包天的男孩子也会打翻了醋坛,是不是她被其他男人泡走了?”

见余成无精打采闷闷不乐的样子,张莹蕾没有再拿他打趣,她伸手拍了拍余成的肩膀,好奇的问道:“她是不是很漂亮?”

余成点点头,说句实话沈萍萍身材不错,一张娃娃脸也挺可爱的,想当日在普陀山两人滚床单的一幕还犹在昨日的感觉。

“跟我比怎么样?有我漂亮么?”张莹蕾抿嘴笑着问他。

张莹蕾见余成没有吭声,轻蹙着眉头有点不服的问道:“怎么我没有她漂亮么?”

余成摇摇头,苦笑道:“她没有你漂亮,不过,我对她很有感觉。”

张莹蕾撅嘴啐道:“少来,还感觉!我看你对哪个女人都有感觉。”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余成见张莹蕾笑的开心,不由的也笑了。

张莹蕾忽然心里有了个主意,她对余成说道:“走,我给你找点脸面回来。”

余成一愣,不知张莹蕾打的什么主意。

张莹蕾抿嘴一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秀发一甩,委身到了余成的身前,嗲嗲的说道:“来吧,我当一回你的女朋友,去找她去。”

余成这才意识到张莹蕾的意思,她这是要演他的女朋友去奚落沈萍萍呢。余成倒不是个鼠肚鸡肠的男人,不想去让沈萍萍下不来台,他笑着摇了摇手,说道:“算了吧,算了,人各有志,随她去吧。”

张莹蕾见余成想通了,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轻轻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没想到,还有个值得你为她吃醋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肯为我吃醋的男人在哪里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