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第十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风和日丽的星期天早晨,向原野来到疗养院探望母亲。

正坐在窗边发呆的向母一见到儿子,喜得欢声大叫,雀跃而起,飞奔向他,投入他怀里。

“原野,你来看我了”

“嗯。”面对母亲展现的热情,向原野一开始总会局促,现在已经好多了,能够比较自然地回应。“最近怎样有好好吃东西吗”

“有啊”向母用力点头,眼睛闪闪发亮,像急切想讨赏的小孩。“我都有乖乖吃饭喔”

“医生说你总是不准时上床睡觉。”

“我有啊”

“真的有吗”

“嗯”向母垂下眼,略微心虚。“偶尔几次睡不着嘛。”

见母亲逃避自己的视犀向原野微微扯唇,扶着她坐上沙发,柔声问:“为什么睡不着”

“因为我怕你不来看我了嘛”向母无辜地咬着唇。“你这次好久没来,我以为你不理我了。”

“我怎么会不理你呢”他叹息。“只是最近工作比较忙而已。”

“嗯,我知道,听说你到急诊室帮忙,所以比较没空。”向母抬起头,又恢复原先的笑容。

向原野却微微蹙眉。“你怎么会知道我到急诊室”

“是月眉告诉我的啊”

月眉向原野一凛,瞪住满脸天真的母亲。“你说傅月眉”

“嗯。”

“她怎么你怎么会认识她”

“她来看我啊你最近都没来,幸好有她来陪我。”

“她来陪你”听母亲这么说,向原野更震惊,嗓音不由自主地微颤。“她常来吗”

“嗯,来过两、三次了。”向母嘻嘻笑。“今天也来了。”

“今天”向原野悚然,后颈寒毛莫名竖起。他僵硬地回过头,这才发现月眉不知何时已站在入口处,正微笑望着他们母子俩。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瞪视她,震撼到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来探望伯母。”相对于他的惊愕,她显得气定神闲,走路的身姿如同平时一般优雅。

她捧着一只玻璃花瓶,瓶里养着刚换上的香水百合,开得极灿烂,香气隐隐可闻。

向原野瞪着她将花瓶放上茶几,稍事整理。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会知道他母亲住在这里

“你记得有天晚上你不小心掉了手机吗”看出他的疑问,月眉盈盈笑着解释。“我把它捡起来,刚好伯母打电话来,我就接了。”

“你接我的电话”明白前因后果后,向原野胸海里蓦地掀起惊涛骇浪,不知怎地,他很恐惧。

他的秘密,全让她知道了,她知道他有个精神不正常的母亲,她全知道了

“你凭什么接我的电话”他厉声低吼,眉宇纠结成一团。

面对他来势汹汹的怒气,月眉不觉得怎样,反倒是向母吓了一大跳。

“原野,你别生气啊月眉不适意的,她很好耶,还带很多小吃来给我吃”

“妈,你别插嘴。”向原野粗声打断她。

向母骇然,误以为儿子是对自己发脾气,脸色一下子刷白。“好、好,我不说了,你别生气,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知道自己吓着母亲,向原野懊悔不已,回过身,安抚地拥了拥她的肩。“我只是有点惊讶。”

“惊讶”

“嗯,我没想到她会自己跑来看你。”

“原来是这样啊。”见他脸色和缓许多,向母放下心来。“所以我说月眉很好嘛,她不但来看我,还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喔”

“我知道了。”向原野勉强对母亲一笑。“妈,我有话跟月眉说,你先在房里等我,我待会儿再过来。”

“你一定要记得过来喔,我今天想出去玩。”

“好,我去去就来。”安抚好母亲,向原野转过头,朝月眉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跟着他一起来到屋顶。

他站在水泥围栏爆身子挺得僵直,久久,不发一语。

月眉凝望他,眸光扫过他幽暗的眼、紧抿的嘴,以及严凛着的下巴。她知道,他正让某种阴郁的思绪狠狠折磨着。

她心一紧。“原野,如果你是因为我自作主张,我向你道歉,你别生气,好吗”

他闻言,一震,望向她,眼神更阴沉。“我不是在生气。”

“那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她故意开玩笑。“瞧你,眉毛都快打结了。”玉手轻轻抚上他眉头。

他猛然扣住她的手。“月眉,你告诉我,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没想做什么啊。”她不解地眨眨眼。

他瞪她。“你知道我妈患有精神疾病。”

“我是知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

“我是说,难道你不会”他磨牙,眼神忽明忽暗,像是陷入挣扎,终于,他别过脸。“你既然知道我妈的事,为什么还愿意跟我交往”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心中说不出口的痛吗

月眉胸口暖暖一融,满满的都是对眼前这男人的爱意,她牵起他的手,与他十指交握,也主动偎靠他胸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