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陆涛遇险(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陆涛是地地道道的京城人,在来楚南省之前,几乎不曾见到过水稻,更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农忙季节。

在李家涛的提醒下,司机孙前门将车速放得很慢。

马路两旁的脚踩打谷机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几个汉子赤脚挑着装满水稻的箩筐走在田埂上面,一摇一晃的,颤悠悠的动作看得人牙疼!

女人们赤脚踩在稻田的泥地里,弯着腰,手持弯型镰刀,刷刷刷地割禾。

几个儿童嬉闹着在稻田里奔跑,拾起田里一把一把的水稻,然后奔回去递给踩打谷机的成年人。

夏日炎炎,天空一碧如洗,没有一丝的凉风,给人的感觉火热火热。

“汗滴禾下土!”大学教授出身的陆涛不由感叹道。

李家涛无语,这种场面自己每年都见到,已经发不出太多的感慨。

“停,停,停。”陆涛突然急声道。

司机孙前门一惊,缓缓将车刹住。陆涛却是不等车停稳,就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因为惯性的作用,陆涛的身躯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李家涛也是吃了一惊,赶紧打开车门,也跳了下去,一把扶住了陆涛。开什么玩笑,县委书记如果因为跳车摔伤,那可是天大的笑话,小耒县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准备看陆涛的笑话呢。

“快去帮帮那个大嫂。”陆涛却是一把推开了李家涛,手指右前方的田埂上急声说道。

陆涛定睛一看,也禁不住愣住了。

田埂上面,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单瘦妇女背上驮着一个长两米宽一米的打谷机,正在吃力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动着。沉重的打谷机把女人的背压得与地面几乎呈平行线,豆大的汗珠正在女人奋力而苍白的脸上流淌着,李家涛甚至模糊地感觉到女人瘦小的双腿一只因为无力站不稳而颤抖着……

在女人的身后,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男孩双手似乎也在托着打谷机的后面末端,很是费力的动作……

陆涛抬过打谷机,知道在农村这样的打谷机即便取下转轮重量也超过了一百二十斤。况且,打谷机长度超过两米,宽度超过一米,用背驮就更加费力,对于一个成年男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具挑战性的体力活,更何况是一个女人,难度可想而知。

陆涛记得自己和家里的二哥两人抬打谷机的时候,都会把肩膀磨得通红通红,火辣辣地疼……

陆涛来不及多想,赶紧飞奔过去。要是女人负荷不住打谷机的重量,或则在狭窄的田埂上脚下一滑,那女人肯定会被打谷机给压在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大嫂,快放下,快放下。”陆涛跑过去,双手把打谷机的后面部分给托了起来,急声道,“我帮你抬。”

“谢谢大兄弟哪。”女人喘息着,“就前面那丘三角田,马上到了。”

陆涛也知道,这个时候让女人把打谷机给放下来,也颇费周折,只好说:“那你小心点,慢点走,不急。”

好不容易帮女人把打谷机给抬到了三角田边的田埂上放了下来,陆涛身上也被汗水给湿透了。

田埂太窄,跟上来的司机老孙就帮不上忙,陆涛则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让陆涛和孙前门瞠目结舌的是,打谷机才刚刚放下,陆涛就三下五去二脱下了皮鞋和袜子,跳下了泥田。

“真舒服。”陆涛嘴里笑着,“泥地里冰凉冰凉的,比在岸上舒服很多。”

李家涛和孙前门面面相觑,苦笑着摇了摇头,陆大书记是因为新鲜,浑身都是劲,等新鲜劲一过,有得陆涛受地!

领导都下田了,李家涛和孙前门也不敢怠慢,赶紧脱鞋下泥田。

“没多少田,我娘崽两人一天也能打完的。”女人却是客气着,“怎么敢劳烦领导呢。”

女人也发现了马路上的桑塔纳小车,知道这样的小车里坐的一定是大领导,颇为局促。

“都已经下田了,就帮大嫂把这几分田给打了吧。”李家涛目测了一下,这丘三角田估计也救三分田左右,禾都已经割好了,一把一把摊在田里,只需要打就行。李家涛算了一下,加上这个小男孩一共有五个劳力,估摸着一个多小时就可以搞定。

还好,李家涛和司机老孙都是干过农活的人,非常熟练地帮女人把转轮给装上,再把护板给遮上,就可以开工了!

李家涛先用手往反方向拨弄了一下转轮,然后右脚使劲,踩动了打谷机一上一下带动转轮的横木,转轮就反了个方向,顺方向呼啦呼啦转溜起来……

“我来踩打谷机。”陆涛估计是在车上见那些成年人一边踩打谷机,一边把成把的稻草塞进打谷机旋转不停的转轮上进行脱粒的动作很拉风,马上拾起一把带着饱满谷粒的稻草,抢着站到了转轮前面木板上面。

其他几个人还来不及反应,陆涛就呼啦一下把稻草塞进了高速旋转的转轮上进行脱粒……

陆涛哪里干过农活,自然不知道高速旋转的转轮威力有多大,这样的动作危险系数有多高……

“小心,书记。”孙前门脸色突变,急声呼喊。可孙前门站在泥地里,一下子又哪里冲得过来。

陆涛赶紧一边双腿使劲压住了带动转轮旋转的横木,一边快速伸出右手横在陆涛身前,把陆涛的身躯死命往外拨……

可高速旋转的转轮又哪里是陆涛双腿用力踩横木一下子能够停下来的,陆涛这个动作也只是让转轮的转速稍微慢了一些。

因为打谷机的转轮是向内快速旋转,陆涛手中的稻草被转轮带动着往打谷机里面拖,受到惯性的作用,陆涛抓住稻草根部的双手也跟着往转轮方向拖去,接着是他陆涛的上半身失去平衡,往打谷机里仆去……

“快松手,书记。”孙前门急得大喊。

还好,李家涛反应速度很快,右手用力那一拨,把陆涛倾斜的身躯给扶正了,再加上陆涛听到了孙前门的大声喊叫,危机意识让他双手下意识松开了稻草,双手这才在刚刚要接触转轮上高速旋转的转轮齿轮的时候停住了……

好险!

李家涛出了一声冷汗,要不是运气不错,陆涛只怕要报销掉几个手指头!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在雁都市,一年至少有几十个小孩被打谷机的转轮给残废掉手指甚至是手掌!

“这转轮威力还真大。”陆涛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心有余悸地嘀咕了一声,让李家涛心里一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