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南宫雄死●邪戏美妾】(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拳头与刀相碰了,划出了一道火光,在空中明亮地闪着,随后碰地一声,大地为之颤抖龙刑天和寒天冰两人同时后退了三大步,不同的是寒天冰倒下了,龙刑天却站站着

“寒某此生无憾矣!”这是寒天冰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龙刑天一步一步地走向南宫雄,富有节奏的脚步声敲响了他生命的丧钟南宫雄惊骇地看着龙刑天,脸色吓得苍白,道:“你想干什么?”人后退了好几步,龙刑天举起手来

南宫雄肝胆欲裂,吓得都尿裤子了,道:“你敢杀我,我可是南宫世家的少主,你杀了我,我爹不会放过你”

听到此语,龙刑天举起手稍有犹豫,南宫世家是武林中的一个大家族,势力雄厚,若杀了南宫雄,其父南宫飞势必不肯善罢甘休,那样对沈家会是一个麻烦龙刑天并不怕他南宫世家,而沈家则不同的,它是经商的,若是得罪了江湖中人,对它们的商业运做会很麻烦

沈如玉走过来道:“相公,发南宫雄平日好色如命,作恶多端,杀了他为天下人除害”

龙刑天犹豫道:“这”

沈如玉见龙刑天的手迟迟没有落下去,道:“你不杀,我来杀”说落拨出腰间的软剑,刺向南宫雄南宫雄的武功本来就不如沈如玉,此刻被吓破了胆,手脚不利索,根本没有办法避开沈如玉的剑,一剑就给了决了

看着死了的南宫雄,龙刑天又看了看沈如玉,想她到底是怎么了,好象变了个似的,不由的在心中奇怪:如玉这是怎么了,她平日端庄贤雅,从不恶语向人,可是今天面对绝命却变得尖酸刻簿,而且竞毫不留情地杀了南宫雄,这与往日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一只的沈如玉相差太大了

人死不能复生,在沈如玉的劝慰下,涂玉媚悲痛的心情好了很多龙刑天叫人来好好为涂涛办了一场丧事,随后带着涂玉媚回金鼎别院

在龙刑天等人走后,威远镖局来了一个人,那人竞是沈家在杭州城“富贵号“的掌柜胡东源,他看着地上寒天冰三人的尸体满意地点点头,道:“夫人料事如神,姑爷真的杀了他们”说完右手拍了几下,从外面走进一伙记,躬身道:“掌柜有何吩咐”

胡东源道:“你按夫人之命将南宫雄被我们姑爷所杀的消息迅速传到南宫世家”

那伙记点头道:“是”

涂玉媚来到金鼎别院后,在霜儿沈如玉的陪伴下,丧父之痛淡化了很多小丫头也很会讨好人,不到几天就跟霜儿她们打得火热,以姐妹相称,好得不得了

涂玉媚性格泼辣,天性好强,永不服输,对于当日龙刑天在威远镖局打败她的事,耿耿于怀↓知道凭自己的修为与龙刑天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来到金鼎别院后,整日习武,而龙刑天心里对于她那种永不服输的韧性极其欣赏

自从回来后霜儿有伤,沈如玉不知为什么始终不肯陪龙刑天,这下可苦了他龙刑天体内的久蓄成狂,弄得几乎难以控制龙刑天也不知怎么啦,自从三个月前,听闻在魔门禁地‘邪恶黑渊’有妖人出没,又听好友“明月刀尊”明长空说,疑为魔教死灰复燃

龙刑天是侠道中人,怎可让魔教荼毒人间,便与好友铁剑天王,明月刀尊一探那千百年来号称世上最为邪恶恐怖的禁忌之地可是此行却一无所获,只是回来后,龙刑天便发现自已以前如坚铁般的意志力变弱了,而且对于异性的澎湃难以抑制,变得如此龙刑天自己又查不出是什么原因

心痒难耐,午夜实在难以入睡,龙刑天心说:不行一定要找个人来消消火,找霜儿吧!

于是龙刑天便悄悄来到霜儿房外,柔和的月光照射在霜儿雪白的玉脸上闪闪生辉,唯美如幻龙刑天迫不急待,扑来,抱着爱妾霜儿就是一阵热吻

沉睡中的霜儿对突然侵犯她的人,就是一记重掌,龙刑天虽有龙阳神功护体,但也被她打到床下了—儿张大双眼,问道:“谁?”她的功力还没有到“暗室生白”境界※谓“暗室生白”指是是可以在暗室中有若白天,练气者内功修为到达一个境界时,耳清目明,就可以在黑暗中辩别事物

龙刑天“啊”了一声,道:“霜儿,是我”

霜儿也“啊”了一声,惊奇地问道:“爷,怎么是你啊”

龙刑天不好意思,讪讪道:“爷怕你着凉,过来看看你”

霜儿可不是好蒙的主,问道:“是吗?那爷刚刚做了什么?”她虽是在迷糊之间,对龙刑天所作所为还是有一些印象的

龙刑天当然也不是好欺负的人,当下转移话题,道:“霜儿,你干么下手那么狠,我到现在还疼呢?”说完故意装做疼痛地“啊”了一声

霜儿道:“谁叫爷对人家那样?”听着龙刑天那么痛苦的疼叫,又忙关切的问道:“爷没事吧?”

龙刑天为了享受娇美侍妾的奉侍,装作极其痛苦道:“爷被你打了那一掌,全身酸痛啊”说完已靠在好霜儿的身上,右手乘机搂住她的水蛇纤腰

霜儿终究还是嫩了一点,被龙刑天三言两语就给骗了,忙痛哭流涕地道:“爷对不起,霜儿下手太重了”

见美妾如此伤心,龙刑天忙安慰道:“好霜儿,你别哭了,此事怪不得你,我们到床上去坐一下吧”龙刑天渐渐表露出不良动机了,可爱的霜儿,一直沉浸在打伤心爱男人的自责情绪中,丝毫没有发现龙刑天的不良意图

来到床上时,霜儿终于恢复了她以往的灵秀聪慧,疑道:“不对艾爷有龙阳神功护体,就算是刀郊难伤爷分毫,爷怎会给我打伤了呢?”

龙刑天强忍着笑意,一脸正经道:“爷当时没有运功护体嘛,霜儿的功力又那么好”不信你可以摸一下啊

霜儿听后真的端着灯过来要看龙刑天的伤,龙刑天扒起上衣给她看,她左瞧右瞧,探起一张娇俏的玉脸,一脸疑惑道:“爷,没伤啊”

龙刑天道:“怎么可能会没伤了,你再仔细看一下”龙刑天拉着她的玉手来到他那已经忍无可忍的胯下兽龙上,道:“你再看一下”

霜儿握着龙刑天火热如红铁的兽龙,一张玉脸羞红,道:“爷你坏艾骗人家”

龙刑天笑道:“爷怎会骗你呢,再这样下去它真的会‘烧伤’的”龙刑天的胯下兽龙在霜儿白嫩的玉手不断膨胀,涨至最大,那兽龙的热气如一剂催情散投入美少女的心海识间,一时间汹涌,弄的她玉脸俏红,呼了口热气

龙刑天附耳在她旁边道:“霜儿晚上我想要你,可以吗?”霜儿此时大动,“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霜儿本是爷的人,爷想要就拿去了”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那样子好不让人感动,也让人大动

龙刑天一个虎抱就把美妾霜儿抱在怀里,嘴猛吻住霜儿玉唇之下,一双色手滑入来到娇嫩的胸棘久违娇嫩的在手掌中变化着各种形状

霜儿在龙刑天的进攻下,娇吟一声,双手搂住他的肩膀,热烈的回应着心爱男人的热吻“嘶”的一声,腰带已解,霜儿的衣物在龙刑天练就的巧手之下,一瞬间全部解放,只见霜儿一具雪白的呈现在眼前,龙刑天再也忍不赚低吼的一声,便压了上去,两具雪白的身体立刻在床上交织纠缠在一起,一时间春色满屋

清晨,龙刑天于迷糊之中醒来,朝怀中看去,只见娇美的爱妾霜儿在自己怀中正安然熟睡↓的玉脸之上呈现着幸福满足,散发着后的柔媚娇艳龙刑天食指大动,不禁在美妾的粉脸上吻了一下在龙刑天的动作之下,霜儿微微醒来

龙刑天问道:“霜儿,你醒了?”

霜儿道:“刚刚我做了个恶梦就醒了”

龙刑天问道:“你做了什么梦了?”

霜儿道:“我梦到被一只蚊子给叮了一下”

龙刑天一脸迷糊,道:“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梦啊”刚说完,便看见霜儿在一边的不住偷笑,马上意识到,那小丫头是在说自己

龙刑天假装生气道:“好霜儿,你敢说爷”说完把她的身体在提高一点,让她的头与我的头相等,看着她邪声说道:“你骂爷了,以下犯上,你说要怎么办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