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的昇华(番外 02)(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母爱的升华:番外2“走,阿青跟外婆出去走走。”

阿青外婆见阿青回来后不太高兴的样子,问他话也不爱回答,晚上的时候特地想让阿青陪自己出去外面转转散散心。

“不去,没什么好玩的,我进房了。”

阿青还在跟我赌气,连着外婆的话都不听。

阿青外婆只是善意地笑笑,但我想她是很难过的。

“妈我陪你出去转转,他就这脾气,你别理他。”

阿青外公说要在家看新闻联播,也有着不放心阿青的意思,就没跟我们一起出去散步。

阿青外婆腿脚不好,医生告诉她不宜久坐,适当地走走路活动经络有好处,她走得慢我就陪着她慢慢走,一路上说起了好多童年和以前的往事。

走着走着我不禁开始诧异这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小农村吗,夜里路上的村民比白天还要多,那马路两边都开始亮着路灯,有三五成群的老头拿着蒲扇穿着背心在路灯底下聊天、下棋,也有年轻的情侣在路上你侬我侬。

记忆中的老家到了夜晚天特别的黑,除了屋子里亮着灯,屋外伸手可以说是不见五指,还记得有一次表哥从前屋绕到屋后边扮鬼学着鬼叫吓唬我们几个。

“不认识了吧。现在跟以前可真不一样,老舅家的那个闺女回来都说和城里的夜、夜什么差不多。反正是很好的意思。”

“是呀,跟城里的是差不多,但比城里的舒服,城里人多太挤了,到晚上挤,没这空气好。”

“你有空就多和志强下来,住几天也好。”

“他那么忙,像今天就突然往国外跑了,哪有时间。”

阿青外婆没再说什么,我自知说错了话。

“你听谁在叫我们。”

阿青外婆突然竖着耳朵说是听到了有人喊她,我左右看了看,“没人呀,妈你是不是听错了。”

“好像听到有人在叫。”

我以为是老人家的疑神疑鬼,谁知晴空来了声霹雳,“阿云,阿云这里”

还真有人叫着我妈的名字,我看着路前边一个肥大的影子跑了过来。

她跑近了我才看清楚是妈的小姐妹杨姨,“我说我不会看错,她们还说我眼花,呦这不是阿梅吗今天回家看妈妈来了,还是那么漂亮,还跟小姑娘一样年轻我差点没认出来。”

“杨姨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您才是真的保养好。”

杨姨和阿青外婆从小玩到大,比外婆要小五六岁,但眼前的她确实保养得当,看样子不过刚过四十。

“阿梅从小就会说话,难怪我要从小疼她。我们别站着说话,到前面去坐,红丽她们就在前面。”

杨姨和我一人一边扶着阿青外婆,她们两姐妹热络地聊着天,我在旁偷偷地打量着杨姨。

真是改革开放春风吹,这几年政府对于农村的各种优惠政策不断加大,以往天壤之别的城乡环境慢慢开始缩短,在我的印象中杨姨一直是个很朴实的农村女人,她早早死了丈夫,带着两个儿女,靠贩鱼过生活,简朴是注定的。

而现在瞧杨姨一身精致的衣着打扮,桃红色上衣、绿色长裙,配着蓬松柔软的大波浪,高跟鞋走的踢沓踢沓地响,这种野性的时髦是最能展现压抑许久的自我。

还记得以前她在人前说话都是要侧着半个身子半低着头的,而现在有路灯的助力,我能见着她说话时那伴着唾沫喷射的快嘴。

杨姨和我们聊着天不知不觉领着我们来到一处宽敞的水泥地上,我有些惊呆了,那密集的人群,五光十色的灯光绕着圈在捉迷藏,又有洪亮的歌声飞扬,真有点八十年代的舞厅的感觉。

杨姨骄傲地说:“热闹吧,我每次叫你妈出来跟我一起跳舞,她总不愿意来,瞧瞧多热闹,跳舞会年轻的,你看我。”

她特地转了一圈展示自己曼妙的身姿以此表示自己的观点正确。

我环顾一圈似有回忆被勾起,猛然间想起这是当初大家伙拿来晒谷子的稻场,现在竟然被改造成跳舞专用的小广场。

场地里大多数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以女性居多,她们跟着音乐在场地的中央引领风骚,使得整座广场因为她们的舞步仿佛具有了生命。

“都来了,就下去跳跳吧。”

“我就不去了,笨手笨脚的让人笑。”

“谁敢笑你,我说你呀就是要多运动才身体好,你老坐着腿才不好。”

杨姨不仅外表看似换了个人,连医生的修养也同时具备了。

“真不去了,我怕跟不上你们。”

“快来吧,哎呦,跳个舞而已又不是打仗,哈哈,阿梅你看你妈妈真的太好笑了,真是的,这么年轻总说自己老。”

杨姨这脱胎换骨的嘴皮实在是厉害,她横了心要让妈妈下场活动,我替妈妈打了个圆场,说:“妈你就去跳跳吧,还有我在呢,实在跟不上咱就不跳了下来休息。”

“就是,快快开始了”

阿青外婆就这样勉强地被杨姨拉进广场中央,随着音乐的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跳着,我在旁边石头做的长凳上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阿青外婆有些笨拙的手脚,再看另一边杨姨欢快愉悦的动作表演,总觉得不大真实。

一场广场舞大概跳了二十来分钟,阿青外婆勉强跳完了全场,下场时候直呼太累了,反而是杨姨越跳越有精神,“阿梅你瞧瞧你妈妈,这才跳了多久,你真该让她好好跟我们锻炼锻炼。你要不要试试,你也该好好学学,将来能做个领舞。”

我猜想杨姨目前的人生目标就是做这小广场的跳舞领队,带领、指导着大家焕发新的青春。

刚休息了不到五分钟,广场中的音乐再次响起,那是悠扬的萨克斯独奏乐曲,突然间整个广场出现了一阵骚动,我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呦,这么快就开始了,真急他们。阿云你,阿梅你要不要来试试,算了,我先下去了,可不准先走还有好多话跟你说呢。”

杨姨急忙喝口水再次回到广场中央,我望着人群和四周开始有些明白刚才骚动的源头。

那是盛大的中年人交谊舞比赛,原来在四周等待的男人全都加入了这场舞会中,他们的热情比白天干活还要高。

男男女女搭配在一起竟然数目合适,大概是好多男人专门等到这个时候往这里赶,我瞧着那高矮胖瘦不一而足的临时情侣,内心翻起很大波动,在我思维里一向保守的乡下也开始有了已婚男女不避讳的正大光明的交往。

全场舞者中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杨姨,她矫健的身姿昂扬的头颅都显示出无比的自信,和他一起跳舞的是一个四十来岁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男人,我瞧得不大真切认不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