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少女吹箫(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哦。”赵政闻言,眉头微皱,淡声应了一下。

“政哥哥,快点去吧,上了一天早朝,身上的味难闻死啦。”阿房闻言,深深的看了一眼郑小娇,向赵政出声催道。

“真的吗?”赵政闻言,心中顿时一紧,连忙抬手嗅了嗅了衣袖上的气味,确实有点不对。

“真的。”阿房见状,禁不住娇声笑道。

“那我去啦。”赵政向阿房丢去一个电眼,笑声说道:“等我洗完澡回来,别忘记把中午的吃食弄好。”

“嗯。”阿房闻言,点了一力下头道:“放心吧,今天上午我和小娇包了很多水饺。”

“又吃水饺!”依依不舍转过身去的赵政闻言,禁不住头皮发麻!这几天,赵政一直在吃阿房亲手包的水饺,虽然阿房的手艺越来越好,但天天吃水饺也会腻味的。

“要是汤圆就好了。”赵政一边在郑小娇的陪同下进入浴室,一边低声自语道。

“汤圆……”跟在后面的郑小娇闻言,低念两声,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太子殿下,让小娇给您解带宽衣。”郑小娇加快两步来到赵政面前,耳根泛红的向赵政出声说道。

“嗯。”赵政看了一眼面色绯红,满目含羞,好不动人的郑小娇,心头顿时一热,下体起了明显的生理反应。

郑小娇慢慢给赵政脱去外衣,解开腰带,当郑小娇脱掉赵政的短裤一时,一条赤红的巨龙迫不及待的弹跳而出,抽打在郑小娇的脸颊上。

“啊!”郑小娇心中受惊的娇呼一声,双腿一软差点坐倒在地上,不知不觉间郑小娇感受到自己已有湿意。

要知道郑小娇可是上三品纯阴、九阴、绝阴女中的绝阴女,一般的绝阴女很难活过二十岁,或者只有不断吸取男人的纯阳之气才能续命,对于修炼道心种魔大法的赵政来说乃是一个绝佳的练功鼎炉。

赵政与郑小娇两人本就互相吸引,这一个多月来的相处,郑小娇对赵政越来越沉迷,赵政对郑小娇忍得也越来越难受。

“太子殿下,您的龙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粗了呀。”满脸春意,媚眼如丝的郑小娇抬起头来,口吐香气,向赵政媚声说道:“太子殿下,要不要小娇侍候一下您的龙王。”郑小娇说着,春水汪汪的美目中透露出强烈的贪婪之色,望着赵政胯下的巨大龙王,饥渴的伸舌添着自己樱红的下唇。

“小娇,你也把衣服脱了吧。”赵政闻言见状,心中一震,深呼吸一口气,向郑小娇出声说道。

“是,太子殿下。”郑小娇闻言,面色大喜,一双纤纤玉手在赵政的龙王上轻轻摸了两把,快速起身脱衣。

郑小娇长发披肩,眉目如画,双颊酡红,玉颈白美,酥胸雪白,肌肤白嫩,香臀挺翘,小腹光滑平坦如镜,花草茂盛,分腿修长,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与赵政共浴了,郑小娇依旧如同第一次般,心跳的好快,好紧张。

“小娇,给我按摩一下,今天早朝跪了大半天,腿好疼。”赵政双目紧闭,躺在他自己设计的浴池中,向郑小娇出声呼道。

“是,太子殿下。”郑小娇闻言,连忙点头应是,把赵政强健有力的抱在怀中,两手轻柔的为赵政按摩起来。

“小娇,我好想要你!”穿好衣服,赵政看着沐浴过后的美人郑小娇,心中忽得生出一股强烈的性冲动,忍不住向美丽的郑小娇脱口而出道。

秀发披肩的郑小娇闻言不由一怔,一怔过后,倏然脸泛桃红,顿觉又羞又急,双手乱抓,身子一仆,就向赵政怀里扑去,不依地道:“太子殿下,你……你……”

赵政哈哈一笑,两掌一伸,抓住了她的双臂,一把将她拉了过来,道:“小娇,告诉我你想要吗?”

郑小娇突然想起吕不韦的吩咐,挣了一挣,未能挣脱赵政的手掌,脸上一红,娇声说道:“太子殿下,人家说不出口。”赵政心中欲火高涨,再也忍耐不住,用手搭住郑小娇香肩将她搂在怀里。

“太子殿下……你……”郑小娇一惊,羞得粉脸通红,本能地用手推拒,可全身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儿力气。郑小娇正值花季年华,情窦初开,又是绝阴女,与赵政异性相吸,哪禁得起赵政的?更何况这赵政正是她心目中的如意情郎,芳心暗许的对象。

郑小娇半推半就,嗯了一声,整个娇躯无助地倚在赵政的怀里,呼吸急促,脸颊红得像是怒放的山茶花。她激情的反应,立即感染了赵政。

赵政感到郑小娇体内所散发的热力和幽香,令他气血翻腾,起了奇异的变化。赵政将郑小娇紧紧搂在怀里,伸嘴去吻她的樱唇。郑小娇婉转相就,两人吻在一起。赵政将郑小娇的丁香小舌吸出来,含在嘴里慢慢品尝,伸出左手在她身上上下游移。只片刻间,郑小娇被赵政吻得神智大乱,在他的一双魔手中喘息、颤抖、昏眩。

郑小娇发乱钗横,罗裙半解,娇喘吁吁地呻吟着说:“太子殿下……我……好舒服……我喜欢你……”

“娇娇,我喜欢你……”赵政低唤,吻着她的、羊脂白玉似的。郑小娇在赵政火热的吻下颤抖,紧抱着他的虎腰迎合着他,感到意乱情迷。

赵政中烧,将郑小娇横抱在怀里,向床前走去。赵政将郑小娇放在床上,伸手去解她的衣扣。郑小娇一惊,往床里一缩轻声道:“太子殿下……不可以的……”

赵政搂住郑小娇求道:“娇娇,我以后若负了你,让我不得好死。”

郑小娇小手虚掩赵政的嘴,羞笑道:“快别说了,我……我信你……”说着双手捂住脸,羞态甚是可爱。赵政大喜,搂住郑小娇为她宽衣解带,片刻间将她剥得,露出欺霜赛雪般的雪白。郑小娇捂着脸,哪敢看他一眼?

到最后的时候再阻止赵政,郑小娇在心中强烈的想到。

赵政看着郑小娇美丽的少女,不由得目瞪口呆。只见她雪白的细腻柔滑,吹弹得破,娇艳得像要滴出水来。粉红的小脸妩媚动人,一副又羞又怕的神情甚是可爱,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强自镇定。郑小娇的身材苗条,曲线凹凸玲珑,高耸,两个雪白上的鲜红樱桃让人垂涎欲滴,雪白的小腹镶嵌着迷人的香脐……

赵政见到这种美景,哪里还能忍耐得住?他扑上前去,握住郑小娇的雪白揉搓起来,更低下头品尝她的两颗樱桃。郑小娇紧抱着他的虎腰,轻呼:“太子殿下……痛……轻点儿……”

赵政心下甚是怜惜,抱住郑小娇的柳腰,轻吻她的耳垂道:“娇娇,对不起,我弄痛你了。”

郑小娇娇俏地白了赵政一眼,嗔道:“太子殿下,你真坏……”

赵政使劲亲了她一口,笑道:“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呢?可迷死我了。”

……

“汪……”小吞天狗狂吠一声,“砰”的一声把郑小娇撞飞了出去。

“嗷喔……”龙王瞬间顶在床板上,直接洞穿床板,赵政猛然发出一声凄惨的痛嚎,两眼暴瞪,额头青筋凸起,面色苍白的吓人。

“汪……”知道惹了大祸的小吞天狗,满目委屈惊惧的低吟一声,转身低垂着狗尾巴,双足狂奔,夺命而逃。

“小吞天,我要杀了你炖肉吃!”好半天才缓过一口气的赵政,猛然仰天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中午吃饭的时候赵政脸色一直很难看,阿房好似知道了什么似的,只是低头浅笑不已,让赵政见之,心中羞愧不已。

郑小娇吃饭的时候更是脸红到脖子根处,至于小吞天狗,连门都不敢进,跟着李信混吃混喝去了。

吕不韦帅十万大军一路斩将破敌,不过三个月的时间,执东周君而归,尽收巩城等七邑,东周皇族除去东周君一人,尽皆被吕不韦赐酒毒杀。

东周至此,彻底亡国灭族。

东周君,也就是前周赧王脑袋滚落在写满神秘古老符文的祭坛上。

天际“轰隆……”一声巨响,一道数十万长巨大狰狞闪电撕裂漆黑的夜幕,九州之上一声似乎来自远古的龙吟响起。

“啊!”赵政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痛呼,从床上滚落在地上,两手捂胸,心口宛如被十万把尖刀同时割刮,四海印离体而出,被赵政紧紧抓在右手之中。

“天命如此!天命如此啊!”夏太后一双勾魂美目中迸射出一道锐利寒芒,向赵政所在方向飞快瞟了一眼,对着发呆的秦庄襄王怒声厉喝道:“异人,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加紧吸收人皇龙气!”

“是,母后。”手持吕不韦讨伐东周上交而来的传国玉玺(地皇印),秦庄襄王连忙恭声应了一下,傲立在神秘的黄金祭坛上,十转真龙诀,借由传国玉玺吸收人皇龙气。

元始天尊见状,两眼眯缝起来,低语一声道:“昊天,真是好算计啊,以前我倒是小瞧了你喽。”元始天尊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运起圣人法力暗中助秦庄襄王一臂之力。

老子一刹那睁开紧闭的双眼,又快速闭上,老神在在的继续炼丹。

“不好!”从沉睡中惊醒的赵姬突然发现秦庄襄王不在床上,一股恐怖的威压从高天之上汹涌而来,赵姬张口喷出一朵凄艳血花,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啊……”赵政仰天发出一声宛如上古洪荒凶兽遭受重伤般低沉愤怒的恐怖咆哮,手持四海印冲天而起。

“不要分心,加紧吸取人皇龙气!”夏太后见状,向秦庄襄王娇叱一声,手中一道白色云旗瞬间化作万丈大小,向手持四海印狂扑而来的赵政卷去。

“滚开!”赵政两眼血红怒吼一声,手持四海印狂砸而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