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006 木槿的6小插曲(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番外006木槿的小插曲

我知道他走神了,看他那神驰天外的痴情样,就知道他又在思考手上堆积的案子,工作上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或者,他又在回忆往事了嘀嗒推荐小说。这是何苦来呢,出国度假就是为了休闲,全身心地放松,来到这里就应该把所有的烦恼和压力暂时抛开,天大的事都要等回去再说。像他这样跑到国外来琢磨心事,还整天开着手机,算什么度假,他这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

其实,我现在也心事重重,有些事总是放心不下。人总是说别人的时候容易,轮到自己身上处理起来就难了。人一旦有了挂心事,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想放也放不下。

很久以来,让我心神不宁的是小姨那件事。

那天接到家里电话,我吓了一大跳,妈妈在电话上失魂落魄地颤声告诉我,下了班就赶快回家吃晚饭,一定赶快回家。家里出了事,不得了,出大事了。

哦,出了什么事?难道是爸爸他……?我不敢往深处想下去。自从得知罗红霞接二连三地诬告我爸爸,我心里就藏了挥之不去的阴影。虽然这件事最后以罗红霞被抄家她男人进监狱而告终,我却始终悬着一根弦,因为我知道,官场是最凶险的地方,处在我爸爸这种位置上的人,不出事什么都好,而一旦出事,那一定是毁灭性的灾难。

到底什么事啊,我迫不及待地问妈妈,你快告诉我,妈,什么事你先说一下,行吗?我连声追问道,是不是我爸爸他……

不是你爸爸,平时文静优雅的妈妈,这会儿干脆利落地一下剪断了我的话,好象这样就把她刚提到的家里发生的事和我爸爸及时地扯断。她说,是你小姨,你小姨出了个事。

听到妈妈说小姨出事了,我刚松了的一口气又提起来。小姨也不能出事啊,我问妈妈我小姨她怎么了,小姨她出车祸了吗?天那。我知道性格怪癖的小姨刚买了宝马,喜欢开着新车到处兜风显摆。

我正在紧张地呻吟,妈妈火气很大地打断了我的话,大声训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咒你小姨出车祸,你小姨还不够倒霉吗嘀嗒推荐小说!叫你回来快回来就是,你哪来那么多话!

我直听得一楞一楞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耳边传来嘟嘟的忙音,那边已经扣了电话。

于是我等不到下班赶紧请假回家。一路上我老是琢磨着,小姨到底出了什么事呢?难道是那个男人的老婆又带着娘家人打上门去了吗?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不算什么新鲜事了,这个老姑娘小姨啊,不会是又挨人家老婆揍了吧。那么除此之外,她还能有什么事呢?

当年小姨敏华从老家来找工作,开始就住在我家里,那时我正上中学,正是那段时间我老觉得小姨很不对头,我一直对她怀有戒心,特别是后来小姨快三十岁了还不找男朋友,我就怀疑她暗恋某个已婚男人。小姨和我妈妈长得很像但是比我妈妈更漂亮,何况她比我妈妈年轻十几岁,保养得好而且打扮时尚,和我妈妈在一起,小姨更显得风姿绰约,柔情万种。后来小姨买了房子就很少来家里住,但是家里还给她保留了原来的客房。

小姨开美容院这几年,连锁店经营了好几家,关系网编织得密密麻麻,又有个当交通局长的姐夫,如今小姨过得也算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了。追她的男人排成了队,她大眼都不看一个。我曾经担心比我只大十多岁的小姨对我妈妈构成威胁,却不敢对妈妈暗示。特别是小姨那两次不明不白的怀孕堕胎,却死活不肯对妈妈说出男人是谁,我就很想把小姨从家里清理出去,总觉得留她在家里是个祸害,还丢人现眼。但是我不能说出口来,毕竟她是我的亲姨,妈妈又非常顾及亲情。何况,最主要的是在家里我说了也不算。

后来,听妈妈私下里对爸爸说起,小姨和一个有老婆孩子的男人好,公开地来往,我终于松了口气,仿佛排除了妈妈身边的一个定时炸弹。我甚至有些高兴,如果小姨不找男朋友结婚,我希望她继续和那个男人纠缠不休。每当意识到这个不够善良的念头,我就对小姨感到内疚。

我回到家以后,看到爸爸也早回家了,正抽着雪茄在客厅里烦躁不安地来回踱着步子。妈妈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地抱怨:这个敏华呀,都多大年纪了,怎么从来就不让人省心全文阅读!这几年开美容院刚过上几天舒心日子,又和那么个人缠上,还叫人家老婆一遍遍找上门来!

我胆怯地看看爸爸,好象自己闯了什么祸。爸爸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似乎没有在听别人说话,对我也没有什么表示。也许,他正想着心事,真的没听到我妈妈在说什么。但是我看到爸爸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到底是当领导的,习惯了遇事不动声色。

从妈妈的话里我听出来,那个男人还没和老婆离婚,而且老婆又找小姨麻烦了。我走过去坐在妈妈旁边,小心地低声问道:那个人不是说孩子考上大学就离婚吗?

离个屁啊!妈妈张口就骂道。一向端庄的妈妈竟然爆粗口,看来火气很大。她索性不管不顾,气急败坏地说,人家孩子现在都工作两年多了!你看人家离了吗?我早就跟她说过,叫她死了那份心!

我听了半天,还是没弄明白小姨到底出了什么事。

吃晚饭的时候,外面下了一场小雨。吃饭的过程中我已经了解到家里刚刚发生的事情,原来是小姨被一个外国人骗了,骗走了一大笔钱。还是个黑鬼。

大约一个月前,小姨上网聊天,她听说有个著名的站,那里经常有一些国际成功人士出没,很多事业有成的女白领在那里找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而她那会正寂寞着,伤感着,于是,怀着试一试也无妨的心理,她去那个站浏览了一下,然后注册了。

果然,她很快就结识了一个叫马克的外国人。马克主动要了她的电话,他每天和她热线,视频,虽然她发现马克是个黑人以后感到有些意外和失望,但是马克的言谈,马克的见识,马克的富有,马克的宏图,无不令她越来越着迷。她开始神魂颠倒,和马克的交往突飞猛进。不久,马克来中国了,约她到北京见面,事先嘱咐她,因为他是跨国公司的大老板,身份特殊,牵扯到很多商业秘密,他们的关系和来往最好先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家里人。等他们事业成功婚期临近的时候,再举行盛大宴会向大家隆重宣布,给所有的亲朋好友一个意外的惊喜txt下载。

第一次见面马克就给了她一个惊喜。刚进房间,叫马克的黑人先打开手提皮箱,拿出一个药水瓶,然后,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美钞,表演了用神奇的药水剥离钞票的节目。为了证实美钞的真实,马克把剥离出来的几张美钞送给她,让她去酒店大厅兑换成人民币。

不过是常见的小骗术!。听到这里我笑了,这类故事太多了,骗术也很低劣。我撇了瞥嘴问妈妈,这种把戏小姨竟然也信?!

不信又怎么会到这一步?妈妈的眼睛红了,她到底是心软的女人。她又悄悄地告诉我,小姨也用了我们家的钱。

我顿时觉得心往下沉。官太太投资入股,这种事社会上并不鲜见,却没想到妈妈会粘上边。她对爸爸百依百顺,从来就是无欲无求的人,根本就没有投资概念。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爸爸知道吗?我问。

他现在还不知道。妈妈担忧地说,都是你小姨!

但是我爸爸他很快就会知道的。我责怪地看着妈妈,不忍心说出口来。小姨她糊涂,你也跟着糊涂?

同时,我心里又暗暗诧异,小姨不是和一个有妇之夫好吗,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一个黑鬼?她怎么会弄出这么个惊天动地的故事,而且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被一个来历不明的黑鬼完成了骗财骗色的阴谋,小姨,你这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当马克因为“生意有急事借一部分钱”对小姨表示为难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借给他,颇有些自告奋勇的意思。因为马克的生意很大,借钱的数目自然也不小,因为是临时急用,她想给马克留下好印象,就很痛快地往马克指定的卡上打了七万元,马克感激地说:我在中国找到了人生的知己和事业的伙伴!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马克因为“急事”借钱的次数越来越多,借的数目也越来越大,后来他决定要在中国投资一个大项目,当然是由他信任的中国女朋友来负责,而这一次,现在看也是最后一次,马克借走了九百万全文阅读。

天那!我被这个发生在自己家的离奇故事震晕了。

晚饭后我对爸爸妈妈说要出去散会步,然后回宿舍去住,心里却盘算着赶紧回去找邵永浩商量。

我走到外面时,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湿气。出了交通局宿舍大院,我叫了辆出租车就回公安局,这会儿我的倾诉欲非常强烈,我有一肚子话要对邵永浩说,如果不对他说出来,我真的会活活憋死的,遇到这种情况我必须马上见到永浩。

路上,天空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点打在车窗玻璃上,雨水像一条条蚯蚓在车窗上爬行。我下了车,一路小跑回到宿舍,直奔永浩的房间。

邵永浩没想到我会突然上门,事先连个电话都没打。他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烟看电视,我敲门进去,看见茶几上摆着火腿肠,花生米,榨菜,还有一包抽了大半的中华烟。房间里烟雾腾腾,电视机开的声音很大。

他倒了一杯可乐放在我面前,问,不是说今晚回家不回来了吗?怎么下着雨自己就回来。

我过去挨着他坐下,端起那杯可乐喝了一口,迫不及待地告诉他,小姨被一个外国人骗了,骗走了一大笔钱。

然后我等着看他的反应。我喝光那杯可乐,给自己也打开了一个易拉罐青岛啤酒,问他,这事,你早就知道了吧?

他喝光了一罐青啤,然后,又点上一根烟。他靠在沙发上慢慢地吐着烟圈,聚精会神地盯着袅袅上升徐徐散开的烟雾,半天不说话。我明白,这事他肯定比我知道的更早,也知道的更多,只是不说罢了。

那么,他知道我们家也卷入这个案件了吗,凭直觉,我知道永浩不会相信小姨有那么多钱,除非是通过融资。小姨那样一个年轻女人,开美容院不过几年,借钱给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外国网友,前后几次达一千多万,她哪来那么多资金全文阅读!

传说和小姨暧昧的那个有妇之夫也只是个普通职员。

永浩沉默许久,终于开口问了:你家里有没有投资美容院——我是说,我姑妈有没有借钱给你小姨?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这事该不该说。本来我今晚来就是想跟他说一说,小姨被骗的一千多万,有妈妈从家里拿出去的一部分,我想问问他,那些钱还能不能追回来,如果能,什么时候能追回。但是现在我又不想说了。我不知道那些钱是妈妈借给小姨的,还是属于投资性质。我甚至不清楚妈妈到底给了小姨多少钱。妈妈趁爸爸去洗手间的时候悄悄告诉我,小姨从家里借去二百万,但是我怀疑妈妈打了埋伏。事情比一开始想象的复杂。

我呆呆地想了半天,才摇摇头说我不太清楚。不过小姨从老家来找工作,妈妈肯定帮了她不少忙,何况她一直住在我家里。我岔开话题说小姨怎么会那么傻啊,这些年她做生意不是很精明吗,怎么把一大笔钱借给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外国人,真是傻到老家了。

这也是我最想不明白的。明明是很拙劣的骗术,却骗倒了那么多生意场上的精明人。

永浩却看得很清楚,他说这就是贪婪,的驱使。当人面对诱惑的时候很容易迷失,膨胀时,人就会变得身不由己。

小姨先是被那个自称马克的黑鬼用剥离的美钞迷惑,又面对一个莫须有的所谓大项目,就做起了太阳底下的黄花梦,以为自己要嫁给非洲王子了。

我为小姨感到羞愧,不禁面红耳赤,想不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家里。

只喝了两罐啤酒,我就不胜酒力,昏昏然飘飘然,开始头重脚轻。我轻轻地靠在永浩肩膀上,伸手在他胸前轻轻地来回摩挲,等他温柔地抱住我,像往常那样txt下载。我期待他用急风暴雨般的热吻使我镇定,给我安抚,让我快乐。我渴望一场悠长的爱的咏叹调。

永浩轻轻地揽住我,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只是抚摩着我的头发,长久地沉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