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谱之新市口】(结局篇)(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小柔柔26年月27日字数:266------------十八日。

晚上我想了想,还是去,魏全是新市口的老大,怎么说我也惹不起,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我今儿晚上必须去。拿上准备好的那八八,随便穿了件衣服从家出来往金球夜总会的方向走,一出来我就给韩琪韩娜打电话,可都关机了,我琢磨着她俩可能是有事儿就没再打。快到地方的时候我遇到了丁香。

“香姐,你咋也来了?”我看着她问。

丁香从手包里掏出红色请柬冲我晃了晃,无奈的说:“人家送到我手里,不来不行。”

我用手比划了一下:“八八?”

丁香点点头,叹了口气说:“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就没啥钱,可这份子还必须给。”

我俩结伴往金球夜总会走,走到近前见夜总会门口停了许多车,张灯结彩摆着各色花篮,正中央一块大红挑帘,挑帘上写着“热烈庆祝金球夜总会隆重开业”

挑帘下面两边左右各站着四个年轻男人,都是黑色t恤黑色西裤黑色皮鞋,靠左手摆放着一个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俩人,其中一个是秦城,看样子他负责收红包记账,这时已经有很多人排队等着,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红色请柬,秦城接过红包拆开把里面的钱拿出来仔细数好放进抽屉,然后在本子上记下人名。不过秦城旁边的人却引起我的注意,这男人三十来岁,挺瘦,个头儿似乎也不高,大背头,尖脸,小鼻子小眼儿,别人都是一身黑,可他却穿着一身白,白色的短袖衫,白色西裤,白色皮鞋,脖子上戴着金链子手腕上戴着金表,他背后站着两个又高又壮的黑衣男人,他不时的头和他俩说笑。

我和丁香排着队,我小声头问:“香姐,那个穿白衣服的是谁?”

丁香看了看摇摇头:“没见过,谁知道呢。”

这时,魏全儿从里面走出来,边走边和他身旁的一个矮胖男人说话,表情挺恭敬,看样子这矮胖男人应该来头不小。我打开手机看看,已经过6点,夜总会里人头攒动,很热闹。

突然,排在我们后面的人群一阵骚动,接着我就听到汽车喇叭声响起,很刺耳。丁香在后面拉了我一把说:“莹莹,有车,躲开点儿。”我俩急忙往旁边闪躲,头一看,不知啥时候开过来四五辆大客车,车速很快急停在夜总会门口,人群顿时被冲散。

车门一开,从里面下来许多人,虽然穿的衣服不同,但左臂上都系着一条白色的带子!这些年轻男人手里有的拿着棍子,有的拿着砍刀,还有拿铁钩子、铁铲子、铁链子。领头的三个人,最前面是包老三,后面两个穿着一身白胳膊上戴孝,正是赵石头和花小六,他们后面是瘦猴、大柱、苏荣等等,但凡是原来李瘸子手下的人个个带着孝。我一见这阵势就知道今儿要出事儿,忙拉着丁香躲开。

魏全儿开始一愣,但马上镇定下来,他先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送身边的胖男人进去,这才出来。而原先坐在秦城旁边的白衣男人也站起来迎过去。

“老三,你这是啥意思?”魏全脸色很难看,瞪着包老三问。

包老三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看着魏全一言不发。旁边的花小六说话了:“魏全儿,今儿赶巧了,是我爹的忌日,我爹一辈子就弄了这么个夜总会,我过来祭奠一下,他老人家英灵不散受受香火。来!摔盆!”

花小六喊了声摔盆,瘦猴和大柱从后面过来,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个盆子,里面血红一片也不知道是啥,他俩高高举起往地上就摔“啪!啪!”两声巨响顿时染红了地面。

魏全脸色铁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恶狠狠的看着包老三嚷:“操你妈的包老三!你他妈啥意思!”

包老三冷冷的看着说:“没啥意思,闲着没事儿想找点儿事儿。魏全,你他妈做人不地道!新市口的规矩在你眼里就是个屁!为了挣钱,你他妈啥事儿都敢干,你和那帮子狗操的东北杂种在新市口卖粉儿,不讲道义,强吃强喝,把大家的饭碗都砸干净了!既然你不给我们留活路,那你也别想活!”

这时,魏全旁边那个白衣男人说话了:“姓包的!操你妈的!你说谁是杂种?”

赵石头在旁说:“小沈阳!操你妈的!就说你是杂种!咋啦!”

赵石头这么说我才明白原来他就是小沈阳。

这边正说话,从街角突然冲出许多人,领头的正是刘拐,刘拐手里提着土制的火枪,他身后的人手里都拿着家伙。魏全见援兵到了,冷冷一笑说:“包老三,今儿看来你是铁定要闹了,好,我奉陪。”

包老三不再说话,把手一伸,后面有人递给他一根铁管儿,他拿过铁管儿头嚷:“兄们!姓魏的要砸咱们的饭碗!逼咱们上绝路!今儿咱们跟他拼了!

给我砸!打死人我顶着!打!”

顿时场面大乱,花小六赵石头一人一把砍刀直冲小沈阳,包老三苏荣则带着人猛冲魏全,那边的秦城刘拐也带着人迎上来,两方面打在一起。

我和丁香撒腿往外跑,正跑着忽然就听大客车上有人喊:“姐!上来!上来!”

我头一看却是韩琪韩娜两姐妹朝我们招手,我刚想过去,丁香突然拉着我说:“莹莹,别过去!”

我再一看,只见几个拿着棍子的黑衣男人冲进客车里对着韩琪韩娜就打,接着就响起了她俩的惨叫声,但没一会儿,苏荣便带着几个人随后冲进车里,双方在车里继续混战。

“轰!轰!”土火枪开火了,接着就是几声惨嚎。现场有人倒下,有人满脸是血却已经杀红了眼,花小六变成了『红人』但依旧紧紧追着小沈阳不放,小沈阳的一身白衣也已经染红,手里紧握着一把砍刀和花小六对着砍,赵石头和大柱正跟一个壮实的黑衣男滚在一起,那个黑衣男原本站在小沈阳身后但现在身上已经被扎出几个血窟窿。惨嚎声、骂街声、刀棍的碰撞声、杂碎的桌椅声交织在一起,一片混乱。我和丁香躲得远远的,盼着有警车过来,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辆警车经过,更没人报警。

十几分钟以后便见了分晓,包老三这边明显占优,魏全边打边往夜总会里退,包老三的人渐渐拢涌了进去,接着,夜总会里传出打砸的声音,玻璃碎裂,桌椅乱飞,男人嘶喊着冲杀,虽然我没进去,但可以想象里面肯定非常惨烈。

我站在远处看着,忽然有种特别奇怪的想法,我心想:这就好比是操屄一样,前戏过后正式开场,鸡巴流汤儿,屄里冒水儿,越操越给力,越操越带劲儿,渐渐的,屄里舒坦了,有了高潮,一股子一股子的高潮,屄里开始颤抖,喷出热乎乎的屄液,鸡巴也开始加快速度,一下下用力的操!用力的操!最后在男女的嚎叫声中,鸡巴一挑奋力喷出精子……我这儿正胡思乱想就见夜总会二楼的窗户“啪!”的一声爆裂,接着涌出了股股黑烟,同时有人大喊:“着火啦!着火啦!”也就一两分钟,红色的火舌借着风势蹿出窗口,惨叫声响起,夜总会里的人开始往外跑。我眼看着一个满身是火的人从二楼掉下来,摔在门口一动不动。再过一会儿,似乎是包老三一瘸一拐的上了客车,接着许多人陆续上车,客车迅速关门开走,而魏全的人则顾不得继续追逐打仗全都救火。最后几辆消防车开过来,车上的高压水枪开始工作……又过一会儿,警笛大作夹杂着救护车的笛声……直到这时,我才拉着丁香离开现场。

“莹莹,会死人吗?”丁香紧紧跟着我问。

我点点头:“这场仗打得够惨,估计死几个。”

丁香恨恨的说:“最好魏全、小沈阳、刘拐他们都死了才好!”

我点点头:“家吧,看看情况再说。”

我和丁香分手各自家。

到家,我把钱收好,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为我省去了八八的份子钱,然后我拨通了周兵的手机。

“哥,是我。”周兵好一会儿才接了电话。

“哦,是你啊。”他的声音很懒,似乎没睡醒。

“你睡觉了?我搅和你了?”我问。

“嗯,没事儿,我刚从外地来,忙了个项目,刚完事儿,晚上跟几个战友喝了点儿酒……没事儿,有啥事儿你说。”周兵似乎清醒了点儿。

我忙把刚才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给了周兵,周兵认真的听着,最后他说:“好!挺好!我还琢磨了,过两天没啥事儿找人搞搞那个魏全,既然有人先下手了,那更好,我接着搞他。”

我点点头问:“哥,我这几天就四处打听打听?”

周兵说:“对,打听打听看看情况如何?不过真要像你说的这么惨,估计肯定惊动警察了,先看看再说。”接着他又说:“哦对了,今儿和战友喝酒,他们想找个小姐玩儿玩儿,我一想,他们出去找小姐还花钱,你不是现成的?而且你上次跟我说完全免费?要不你过来陪陪?”

周兵这么说,我还能说啥,只好点点头:“哥,我明白了,啥时候让我过去给我来个电话。”

这几天我一直没闲着,先是给韩琪韩娜打电话,可手机关机,又去她家砸门,也没人应。和丁香联系了一下,她也没什么消息。最后,我还是在电视新闻中获得了情况。不过听新闻里的意思,似乎把这次火灾描述成安全隐患事故,对于伤亡人数以及之前的殴斗却只字未提,这让我很纳闷儿,明明是因为群殴引发的火灾怎么成了安全事故了?而且我当时看到肯定出了人命,但也只字未提。又过了两天我接到了周兵的电话,他让我中午2点准时到他的公司,先吃饭然后玩儿。

中午的时候我洗了个澡,然后坐在镜台前化了化妆打开衣柜拿出连裤袜和外衣。肉色连裤袜,黑色高跟鞋,过膝裙,白色短袖上衣。拿上手包我从家出来。

2点,我坐出租车准时赶到周兵的公司。到二楼一看,挺热闹。周兵、李昆、刘白惹还有上次见过的几个男人都在,房间正中央摆上一个圆桌,他们围桌而坐,桌子上七碟八碗摆满了酒菜,我到的时候众人还没动筷似乎就等我了。

看看这阵势我心想:操他妈的!周兵也够狠的,这么多爷们儿就叫我一个过来,就算一人给我一炮,我也爬不起来了。

可既然已经到了,我没得选择只好强装笑脸迎上去。周兵笑着招呼我让我坐在他旁边,大家开始吃饭。边吃边喝边抽烟,再加上说笑,没一会儿屋里乌烟瘴气呛得人难受。

他们说啥我也听不懂也不想听,既然让我过来吃饭我就专心吃。酒越喝越多,菜越吃越少,不一会儿就见了底。周兵喝了许多酒,脸也泛红,看看没菜了掏出手机给外卖打了电话,等了没一会儿新菜便送到,趁着酒劲儿周兵对刘白惹说:“老刘,再叫一箱啤酒……不,两箱!”

刘白惹点点头下楼,待了一会儿便叫人送上两箱啤酒,他腋下还夹着两瓶白酒。酒菜再次备齐,屋里更热闹了,几个男人喝酒抽烟最后还唱起了歌儿,我听了听,唱的都是军队里的歌曲,不过高音儿拉不上去,低音儿沉不下来,和噪音差不多。吃着吃着,我也吃饱了,啃掉最后一块红烧排骨我抹抹嘴放下筷子。

“操他妈的!真热!”周兵嘟囔着把上衣裤子全脱掉只穿着短裤一屁股坐下然后对其他人说:“你们不热啊!全脱了!”

几个男人一听纷纷脱衣,刘白惹瞄了我一眼脱了个精光,光着屁股坐下。周兵见了一笑,推了我一把说:“愣着干啥?过去陪陪你刘哥!”

我答应一声走到刘白惹面前坐下,伸手捏着他的鸡巴轻轻撸弄,“嗯……呦……”刘白惹坐在凳子上脸上表情怪异,鸡巴渐渐硬了。我看看差不多,起来脱光衣服,然后从手包儿里掏出避孕套儿给他戴好,我俩来到沙发跟前。我往沙发上一撅屁股,刘白惹站在我背后双手拉着我的肩膀将鸡巴捅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说实话,我没啥感觉更谈不上快感,到这儿来的目的就是吃饭、挨操。

刘白惹趴在我后背伸舌头舔,两只大手捏弄奶子,屁股一个劲儿来抽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