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完-(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知道秀真情绪没有大波动,男友地位也没给砍掉,事情总算在不太坏的情况下解决,而最重要是给我知道原来秀真明白“男人爱鬼溷是天公地道”

的人生大道理,有了这免死金牌,我想我今后一定很性福。

“你去鬼溷没关係,反正你跟别人做,我也跟别人做,大家公公平平。”

秀真定下公平条约,我把四吋放进其他女人身体,她也给其他男人放进八吋在她身体,情理。

“噢!老公!好深!好舒服唷!”

“真…真的吗?”

“讨厌!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么?快点继续肏,老娘没有吃饱!”

做了两次,加起来的时间才没有李昭仁半次。

秀真还说原来给男人吹箫是很兴奋,下星期给我试试吹。

我想叫她先跟秋菊学学技巧,不然一分钟吹了出来又说我早洩,其实是自己不懂要领。

吹喇叭跟吹气球一样,胡乱去吹只会把气球吹爆,一拍两散。

后来在秀真家裡吃过她亲手煮的晚饭,我俩才依依不捨道别。

到我家已经入夜,等了半天心急如焚的翠红和乐乐急不及待问秀真情况:“怎样了?急死我们,又怕刺激秀真不敢打电话问,她没事嘛?有没痛哭?有没自杀?”

我当然不会说搞得这么晚是聊天、做爱、一起洗澡和在女友家裡玩煮饭仔。

“这还用问?秀真是伤心得不得了,哭着说不想做人,我劝了几个钟,等到她父母家才放心离去。”

按照女友计划,我危言耸听,把情况说得有多坏便多坏,两女听了,自责得大哭起来:“都是我们错!害秀真这样子!我们发誓以后也不赌钱!”

翠红和乐乐会相信秀真伤痛欲绝很正常,不正常的只是我的小女友而已。

那本来以为事情就此告终,没想到还没有完,接着一天翠红和乐乐一早去银行排队领款,支票竟然不能兑现!“不会吧?堂堂李昭仁开空头支票?”

“这不是空头支票,是名字笔划不符,妳跟开票人说说,叫他加签一个名便可以了。”

银行职员好意提点,李氏集团席每天开的支票数之不尽,又怎会签错名字,分明是故意不付钱。

翠红没有李昭仁电话号码,致电给旧同学理论。

“哈哈,可能家父在银行太多户口,一时签错了吧?妳拿去给他加签吧。”

李幄仁轻佻笑道。

“那他人在哪裡?”

翠红有点火大。

“这个嘛,不方便透露,妳知道李氏集团席有财有势,是有很多臭鸡想接近,妳们到集团大楼门口等,碰碰运气吧?”

“喂,你这是叫鸡不付钱吗?”

妹妹破口大骂。

“啧啧啧,翠红妳说话小心点,妳和乐乐是我旧同学,大家聚旧打得火热打场友谊赛吧?而且那天也拿了几万现金,以妳们的质素算是赚翻了。我看上是一场旧相识才当施捨乞丐,不会以为自己真的值四十万吧?镶鑽石吗?妳们已经很好,那两个点歌员连一分钱也拿不到,前晚打赏的都在工资裡扣掉,哈哈,那又有什么奈何!”

“李幄仁,你够狠,看你何时给人割鸡巴!”

翠红怒极挂线,世人有说愈有钱的人便愈吝啬,他们的钱很多时是用尽各种方法欺压得来。

李昭仁自言商人最重口齿,其实是最无耻,翠红跟乐乐相拥痛哭:“惨了!

今次一定给卖去桑拿浴室,前晚才给打了七砲,不想再给人打耶!”

我跟她们一同着急,安慰道:“别慌张,妳们拿了五万吧?现在还有半天时间,大家想想办法。”

翠红抹着泪儿说:“只有四万,一万送冬竹妹妹了。”

“无论如何尽力试试,我有一万积蓄,只要筹够十五万,跟爸妈借一点应该也不会怀疑。”

“哥…”

翠红惨呼呼道:“我们不是欠二十万,是二十二万,那天买衣服多借了一万,还有利息要算。”

我没话说,不会管钱的人就是那么没预算。

四出致电有机会借钱的朋友,就连在家养伤的冬竹听了,也仗义把翠红送的一万交还,小女孩是受害人之一,想不到年纪小小,倒有点女儿家义气。

“哥,不要告诉秀真好吗?”

翠红和乐乐不想惊动秀真,但我心想出了这状况总不能瞒着她,于是把事情告之,电话筒旁边的女友听了也是一同静默,没想到给人玩了,最终支票仍是不能兑现。

对财雄势大的李家三狼来说几个小女孩根本不足为惧,那些把柄亦作不上使其忌讳的筹码。

“没救了,问了所有同学借共才没一万,还有两小时便到限时,差这么多怎可能赶上?”

正当翠红和乐乐以为没希望之际,秀真竟拿着十六万现金前来。

“秀真妳怎么有这么多钱?难道妳也有拿出来卖?”

两女看到钞票吃惊不已,秀真没好气说:“别乱说,从小时候开始,爸妈每年都会给我把压岁钱储起作日后应急之用,加上每个月一点点储,一个成年人怎可以一点积蓄也没有?”

翠红和乐乐惭愧不已,我一同教训她们平日有多少用多少,虽然自己的户口其实也只有一万。

“秀真,谢谢妳,如果不是妳我们死定了!害妳给人干了一个晚上还要拿妳的钱,我们是欠妳一世!”

两人感激流涕,秀真没介意笑说:“傻瓜,我们是结拜姐妹嘛,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不!我们是很过份的,平时总在妳背后说妳是啡葡萄黑森林,妳会原谅我们吗?”

翠红和乐乐内疚忏悔,女友量大的道:“没关係,在我心裡妳们还不是甩毛濑屎妹和堕奶大象腿,我不会放在心裡的。”

翠红和乐乐不满地互望一眼,心想这婆娘说话要不要这么臭口耶。

有了秀真这笔钱总算够还给高利贷,算起刚才跟同学借的还剩了八千,难得翠红说有惊无险,要拿钱去吃高级日本料理作庆功,显然这个妹是没受到教训。

“秀真,我和乐乐决定明天去桑拿浴室应徵做兼职,尽快把钱还给妳。”

“不用了!钱不急用,妳们千万不要又乱来!”

上帝是很公平,幸运有个好女友,也会不幸有个叫人头痛的妹妹,和她的花痴大奶闺密。

傍晚时份我们带同生果篮去探望秋菊和冬竹,两个女孩在家裡哭了一整天眼都肿了,可怜得很,冬竹更因为给大鸡巴侍应生强行插至流血,要在下体包纱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