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鬼女友(十五)(完结)(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我的女鬼女友(十五)(完结)作者:nobody25年月2日发布『俊豪,坐吧。』第二次,我和俊豪单独见面,不过这次是我提出邀约,在桑拿房里。

『哥哥,那个今天有什么事吗?我不能蒸太久』『没事,不会很久的,先坐吧。』与我裸裎相见,俊豪显得有些拘谨,我只是微笑着,目光停留在他的胯间。

这根东西倒真是不小,造物永远那么偏心,都是一样的血型,我无处不普通,而他却集所有优点于一身。

『嗯,好。』俊豪点头在我对面坐下。

『你的事,静馨跟我说了。』我开门见山,看到对面男孩的身体僵硬了起来。

『那,哥哥你』『作为静馨的兄长,我不同意你们继续在一起。』『可是』『可是什么?』『没什么』俊豪激动的想要站起身来,却又颓然坐下:『静馨她知道你的意思吗?她是怎么想的?』『她知道咱们这次见面。』『那她』『俊豪,现在静馨怎么想已经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你怎么想?你能活到什么时候?你又有什么自信能让我妹妹一直幸福下去?』『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吗?还是不敢答?』我的语气也激动起来:『我来替你答吧!你是个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人,我妹妹随时可能亲眼看着你死在她面前,跟你在一起,她根本没有幸福可言!』『你你说得没错』俊豪双手捂住脸狠狠地搓了两下,慢慢说道:『我知道我给不了静馨任何承诺,即使我能活下去,她跟我在一起也势必会背上要整个下半生来偿还的债务,所以我给不了她幸福。我也说过很多次让她离开我,趁着还年轻重新找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可是她不愿意,从来不愿意。所以所以』『所以她现在愿意离开你了,你愿意放手吗?』『我我愿意』我知道所有热恋中的男女所期待的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的场所都应该是在教堂里,而不是眼下这幅光景,但我仍是逼着俊豪说出了这三个字。

直到最后我也不是一个无私的人,无论书怡怎样反对,不管俊豪多么难过,我还是想要给自己留一份希望。

那次见到何书桓,表面上书怡受到的冲击更大,但是内心里,我也不是波澜不惊的。

如果没有遇见书怡,如果一直这样庸庸碌碌地活下去,我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呢?在我死的时候光景会比何书桓更好吗?

我不知道那个答案,但是我明白如果换成是对面这个男生的话,结果一定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对书怡说:我可以替你偿还你欠下的东西,但唯一的条件就是你不能再继续用静馨的身体承担着痛苦活下去。

那丫头,可真能哭啊&bbzr&『我不懂,就你懂,你什么都懂!老娘就知道你七岁那年出车祸,为了给你输一管子血真是困难得差点连命都搭上!当时你心跳都没了,眼看着就不来了,却凑巧遇上了好心人来献血,硬生生地把你给救了来。那时候啊唉我看着病床上的你,真是觉得老天爷就没给我一个生孩子的命,丢了一个,又要死一个』『你这人,都说了再不提那孩子,你又说起来干啥!?』那天,我对血型的炫耀并没有换来我妈的捧场,反而又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母亲的眼泪,父亲的斥责,让我又仿佛到了多年前的那段时光。

那时候,我有了一个,一个从未谋面的。

因为母亲要生产,尚且年幼的我被送到亲戚家暂住了几天,然后就在我期盼着到家就可以见到小婴儿的时候,传来的却是一个噩耗:我的,在医院里被人偷了。

虽然那时候很小,但也依稀记得那是我们家最为难过的一段时光。母亲不顾虚弱的身体,每天发了疯似的要外出找,以至于外公不得不用皮带把她绑在床上。父亲那一年多的时间几乎没有在家待过,每天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想要找到一点线,其他亲戚则是扯着横幅守在医院门口,只盼着无论是政府也好,警察也好,医院也好,能够帮我们找那个孩子。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丢失的人已经丢失,留着的人仍要生活。随着医院门前的横幅被撤走,母亲逐渐开始不再哭闹,父亲又重新去上班,一切又看似复了平静。只是那个孩子从此成为了我家禁忌的话题,没有人再提起。

只是,命运应该绑在一起的人,终究是会再遇上的。

当我看到俊豪大腿内侧那块树叶形状的胎记时,我这样想着。

我跟我妈说我要娶静馨,但是我没有钱买房子,也没有钱结婚。

我对书怡说也许我的生命应该是在那年的车祸中就结束了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救了来。但是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那么多事情都是不知道为什么,事情总该有个原因,就好像我偏偏可以听到她的声音,又偏偏因为她而重新遇见了我的。

总该有个原因的。

唐小吉跟程静馨在一起的时候会被人指点,但是邱俊豪不会。唐小吉一无是处,无法让父母面上有光,但邱俊豪可以。所以说造物不公平啊,都是流着相同血液的人,却总是把优点都集中在第二个身上。难怪人家都说第一胎是彩排,难怪国家要开放二胎当哥哥的,也许是该心甘情愿为当一配角吧邱俊豪,不,唐小祥,你这个混蛋家伙依然是那间昏暗的屋子,依然是满屋的狼藉。只是,蜷缩在角落里哭泣的那个小小的身影,已经不一样了。

『小姑娘,这屋子已经没人住了,怎么你还一个人在这里哭啊?』『因为因为我最重要的人都还在这里,我咦?谁在跟我说话?』『嘿嘿,你这丫头神经还是一样的大条啊。』我嘲笑着书怡,从墙壁里钻了出来。

『小吉!你你也变成鬼了吗?你怎么做到的!』书怡过头看到我,忽地一下飞了起来,鼻尖上还挂着鼻涕泡泡,脸上却已经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先不说那个,书怡你好漂亮』『嘿嘿,人家早就跟你说过了嘛』那时候的书怡并没有骗我,如今我已经可以看到她真实的样子,才发现这个长发飘飘,裙摆飞扬的女孩真的和静馨一样,不,比静馨还要美丽。不过『喂!话说我们应该不会被任何物理的东西影响到的吧?而且这屋子也没有风啊!你的头发裙子是怎么飘起来的!』『哎呀,那是自带视觉效果嘛,你就不要拆穿我啦!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变成鬼的呢!』『呵呵,其实我后来有仔细想想你说的话。我想你说得没错,大部分人在死的时候希望的都是可以不用死,但是命运都已经要他死亡了,再去祈祷不用死不就等于许下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愿望吗?所以这种人是一定会死得干干净净啦!』『所以?』『所以你仔细想一下,在你死的时候心里是在想什么?』『嗯,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刚放学,心里想着要赶紧去书店看风铃小姐新刊登的小说,应该是这件事没错!』『风铃小姐我有听说过这位作家诶,后来她的作品没有写完对不对?』『嗯说是没有写完,但好像也写完了的,不过据说是在死后又穿越了一次后才完成了那篇小说。但是并没有发布,而是被一个无良作者收为己有了呢!』『对吧。大部分人在死的时候许下的心愿是无法实现的,或者说是必须要活着才能实现的,许了等于没有许,因为一定会死嘛。但是你在死的时候想到的是要看风铃小姐的小说,这种愿望是即使变了鬼也可以达成,那就让你变鬼咯!』『哇!原来是这样子!那我岂不是应该很感谢风铃小姐?』『感谢个屁啦!因为一部小说没写完就让你做了一年鬼,所以说作者太监真的是要不得呢!』『风铃小姐是女孩子,你不可以这样说她啦!』『对对对,风铃小姐不是太监,她穿越后遇上的那个人才是。』『话说来,也就是说你是许了一个变鬼可以实现的愿望所以就变成鬼了对不对?那你许的是什么呀?』『你猜!』『嗯我是因为风铃小姐的小说的话,那你一定是想要看完《女友的联谊派对(修订)》对不对?』『对个屁啦!那种愿望比不想死还要难实现诶!再猜!』『那难道是说想要继续和我在一起?』书怡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羞涩,让我忍不住想要在她脸蛋上亲一口。但是『也不对哦!』『啊?这个也不对!不猜了!哼!』大胆说出的猜测又被否定,书怡恼羞成怒。

『嘿嘿,其实很简单嘛。变鬼就可以实现的愿望的话,我就直接许愿想要变成鬼咯!』我笑着揭晓答案,然后换书怡无言以对。

『啊!还有一个问题!』『怎么了?』『现在我们都是鬼,是可以在一起了没错,但是我们都没有身体,岂不是岂不是不能做那件事了』『看不出你这小女鬼竟然那么在意那件事啊,不过放心吧,我都已经想好了的。现在大街上那么多出双入对的情侣,我们两个只要挑一对男生帅女生靓的,然后力操纵汽车把他们撞死再附身就好了嘛!』『啊!这样不可以!现在大家都在讲文明树新风构建和谐会,你不可以有这样邪恶的想法啦!』『那我们要怎么办?』『嗯就祈祷咯!祈祷那些秀恩爱的俊男美女双双发生意外死掉就好了嘛!』『唔听起来你这个想法更像是邪教组织啊』『哪有!我决定了,为我们这样的组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嗯你叫唐小吉,我叫何书怡,那就有了!就叫fff团好了!』『唐小吉何书怡fff团这名字果然很喂!我们俩的名字里明明一个f都没有,你告诉我这三个名字有什么联系啦!?』『嗯有哦!你看这个f,有没有很像一个男生弯着腰去看自己那个东西的样子?人家希望下一次老公你附身的对象下面也像那样威武雄壮嘛!而且,f是英文单词five的开头哦,和你的五分钟不是很拍吗?』『喂!这死作者说要把这个破梗用到完篇还真的给我用到完篇了啊!而且,书怡,你竟然开始说荤段子了,这是一个民国女生该有的样子吗?』『嘿嘿,继往开来、与时俱进,共创美好新时代嘛!人家好歹已经游历闯荡了一年,你这个新鬼啊,要跟我学的地方还多着呢!』全文完以上是正文部分,以下是可看可不看的结尾:一年后『嗨!师傅等一下!』从公司出来,已认亲生父母,改名为唐小祥的俊豪看到一辆计程车就停在不远的马路边上,连忙一边招手一边跑了过去。

『小伙子,不用着急,我又不会跑。你要是跑累了,你女朋友可是会心疼的。』司机看着这俊朗的男生气喘吁吁地钻进车子,笑着打趣道。

『呵呵,师傅您别开玩笑了,我哪来的女朋友。』『哦?这么帅的大帅哥没有女朋友吗?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这位司机似乎十分的热心肠,脸上表情丝毫看不出作伪。

『谢谢您了,不过我现在不想谈恋爱。』小祥虽然是笑着,但那表情看起来并不开心。

『小伙子,有没有觉得我很眼熟啊?』司机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过脸来看着小祥问道。

『没有啊。咱们以前见过?』小祥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问,这个男人他眼生的很,应该不曾相识才对。

『呵呵,我啊,一直跑这条线,总是在这里换班,你应该在这工作吧?我已经见过你很多次了,但是你从来就没有搭过我的车。』『嘿嘿,我平常都坐地铁,去地铁去不了的地方才打车。』小祥笑着答了,对司机说了目的地,然后目光被车厢中摆着的一个玩偶吸引过去。

『师傅,看不出来您还喜欢这些东西啊。』小祥伸出手去,将那款初音未来的手办拿起来端详着。

『嘿,我都几十岁的人了,哪懂这个啊?一个当记者的朋友送的,有灵气。』『哦?这是日本的卡通人物吧?还有灵气?』小祥只当司机又在开玩笑,并未往心里去。

『谁知道呢?都是人家说的。反正这路还得开一会,我就给你讲一讲,当逗个闷子你不要拦着我。』『我我没拦着您啊,您说吧,不过要专心看路啊!』男生看司机严肃地扫向自己这边,全然不去看前方,默默地把想要婉拒的话吞肚子里。司机笑了一下,一边转动着方向盘,一边缓缓地说了起来:『你别看这娃娃个头不大,但是里面可住着一个小姑娘的魂魄呢!那姑娘跟我说,她以前有个男朋友,身体不好,怎么治都不管用。两人虽然相爱,但是男孩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那日子哪能过得幸福?小伙子不愿意姑娘为自己担心,每天强装着笑呵呵的,小姑娘也怕自己情绪不好会感染到小伙子,同样是一天到晚不敢露出半点不高兴来。但是背地里,她又是求神拜佛,又是求医问药,不知道操了多少心。

后来有一天晚上,小姑娘做了个梦,梦里有个人问她:“如果让你拿自己的生命去交换你男朋友的生命,你愿意吗?”她几乎想都没想立刻就答应了。然后,那个人又对她说:“你死的时候,你的男朋友就会遇上能救他的人。”再然后梦就醒了。

那女孩只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没怎么把这事往心里去。可是没过多久,她就真的发生了意外。她说那个时候,她知道自己要死了,心里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有点高兴,因为这说明那个梦是真的,她男朋友真的有救。可是她也难过,难过以后就再也见不到那男孩了。所以在她死去的那个瞬间,她心里一直在想:如果我能看到他好起来的样子就好了。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她死了以后没有立刻魂飞魄散,而是变成了鬼魂,就呆在这个娃娃里。我朋友把她送给我的时候说我是开计程车的,见的人多,带着这小家伙也许真的能遇见她生前的男朋友。所以我就一直把她放在车上了。嘿嘿,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唬我的。』司机笑了一声,轻轻耸了耸肩膀。

『呵呵,我看啊,多半就是唬您。真要像他说的那样,那这娃娃应该会说话会动才对,可是您看看,根本一点灵气也看不出来。不过故事挺好的,要是这世上真的有那么好的女孩就好喽!谢谢您讲给我听。』『呵呵,没事。不过真的假的谁又能说得清呢?好了,你到了,记着下次别跑那么急,身体要紧。』『嗯,谢谢您。再见!』『再见!』司机向小祥挥手,摇上车窗。然后转头看向那只手办:『这样子,算是完成你的愿望了吧?』『嗯,本来只是想最后见一面就好,没想到还能再听到他的声音。大叔,谢谢您。』『呵呵,你不嫌我多嘴就好。』『没什么,既然他到最后也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您也不算多嘴了。』『呵呵,那就好。看起来他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陪你一起看了他那么多次,觉得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啊,希望你来世还能遇到他吧。』『嗯,但愿吧。那么,再见了,大叔。』『再见了,静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