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猛女传】(11-完)(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十一章残忍得月楼(上)。

李师师同意帮助宋江劝说皇帝招安,经过一番努力,皇帝本来已经同意了但是太尉高俅和京城梁中书为首的宦官却联名上书,坚决不同意。上述二人都有在梁山泊手上折兵损将,对梁山泊可谓是有着血海深仇。在他们的坚决抵制下,这件事就压了下来,连续几个月都没了生息。宋江和李师师商量着,有了暗中除掉这二人的打算,而宋江不好亲自动手,恰好两天后高俅和梁中书会来得月楼玩耍,于是李师师答应帮宋江除掉二人。

李师师和金翠莲俏生生的站在一起,高俅和梁中书就在她们对面。这高俅是当朝有名的宦官,生的个子矮小,面貌丑陋,膀阔腰圆,笑起来还一脸猥琐样,一看就是个十足的大地主。而梁中书和他相比,就相对显得高大威猛多了。他身高有170左右,长得还算是一表人才,但他眼睛里的淫邪不经意间透露出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这也更加坚定的李师师除掉二人的信念。

李师师还是像以前那样穿着一席性感的黑丝装,在灯笼的照耀下显得十分妖异魅惑。她旁边的金翠莲年方十八,长得也是面容姣好,身材高挑,单看相貌只逊色李师师一筹,也算是个一等一的美人。金翠莲是当年花和尚鲁智深在老种经略相公手下当提辖的时候,三拳打死镇关西的时候救下的小丫头,那时候她和爹爹一同上街卖艺为生,郑屠看上了自己的姿色,想要强行霸占自己,爹爹和他放对被打了个半死,后来被鲁智深救下了以后就逃到京城去了。还没到京城,爹爹就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街上乞讨为生。

后来被李师师看见,李师师见她会一些歌舞,长的又不错,就把她带进了得月楼做她的贴身丫鬟,凭借着自身靓丽的外表和不错的才艺,一步步的上位,现在也成为了李师师之下的弟二伎女。她走的是清纯路线,今天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衣裙,比李师师的保守多了,只是将一双玉臂和一对修长美腿裸露出来。二女都没有穿鞋,四只白皙的嫩脚在红色的地毯上显得格外靓丽。

四人同在一间大房间中,高俅不出意外的找上了李师师,而梁中书只能找旁边这位漂亮的小美女了。

看到梁中书朝自己走来,金翠莲的心里有些紧张,她还是第一次接待那么高职位的官员呢。不过看着梁中书眼里猥亵的意味,她在心里涌起了熊熊怒火,她对于这些称霸一方的土财主没有一丝好感。不过脸上还是装作笑脸相迎。两只如玉般的小手像胶水一般的粘上了梁中书的身体,很快梁中书就受不了脱下了上衣,露出了结实的上半身。

金翠莲双眼迷离,一边娇滴滴的轻声叫着一边用小手抚摸着梁中书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仿佛要将它们融化似的。梁中书爽的几乎要呻吟出声,心想着这美女手法真好,比家里老婆弄得舒服多了。他脑海里已经在考虑以后要经常来这里了。

梁中书猴急的脱下自己的裤子,让金翠莲继续往下摸,金翠莲笑了笑就顺着他的意思往下摸,很快小手就碰到了巨大的男根位置。“对,对,就是那里,好好摸摸。”

梁中书一边喘着气一边指挥着金翠莲的动作,这时候金翠莲突然对着梁中书魅惑的笑着“要不要人家用腿帮你弄呢?”梁中书仿佛哈巴狗似的狂点头“好,好啊,快点啊。”

“咯咯咯”金翠莲娇笑着松开了小手,同时双手扶住了梁中书的肩膀,同时右腿上抬,白嫩的大腿轻轻的抵住了梁中书的裆部。“好…好爽啊!”梁中书忍不住呻吟了出来,那引人无限遐思的美腿带给了他致命的诱惑和舒爽。金翠莲大腿不停的在梁中书裆里轻轻揉搓着“是不是爽的要死呢?”“啊,啊。”梁中书一边呻吟一边不停的点头。

“那你就去死吧。”金翠莲娇斥一声,猛的一腿顶了上去,这一腿带着千钧的力道和狂野,狠狠的爆发在了裤裆中“嗷嗷嗷嗷!”梁中书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惨叫声来,他感觉自己的蛋蛋仿佛被一辆高速行驶的马车狠狠撞上了,两个蛋蛋几乎要被顶飞出去,那撕心裂肺的痛楚简直要了他的命。

梁中书两条腿抖得跟筛子似的,随着金翠莲修长有力的大腿不停狂野的顶在蛋蛋上,梁中书感觉自己的蛋蛋要碎了,他的身体弯曲到了极限试图缓解一点痛苦可这完全是无用功,很快双腿就完全支撑不住了,梁中书整个身体慢慢的软倒在了地上。

看着梁中书重创的下体,金翠莲没有丝毫的怜悯,梁中书的惨叫反而更加刺激了金翠莲体内的暴力因子,她连续不断的用晶莹剔透的小脚猛踢着梁中书高高肿起的蛋蛋,十分用力的踢,仿佛要把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在梁中书身上,发泄在两颗无辜的蛋蛋上。就这样猛踢无数脚,只听得噗的一声,一颗蛋蛋不堪负重的瘪了进去。

第十二章残忍得月楼(下)。

金翠莲的小脚直接踢爆了梁中书左边的蛋蛋,梁中书无力的摆动着身躯,很快用尽了全身力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昏迷了过去。金翠莲虽然在得月楼里呆了两年,踢过的男人数不胜数,但还是头一次踢爆男人的蛋蛋。感觉很新奇。她意犹未尽的将白玉般的小脚放在了明显瘪下去的阴囊上,五根小巧玲珑的脚趾轻轻踩弄了起来。很快小梁中书竟然又有了复苏的迹象,男根再一次涨大了起来。

金翠莲感到脚底传来了一阵温热的感觉,然后就感觉一阵水流一样的东西打算从脚底钻过。下意识的,她踩紧了那个地方。“嗷!”昏迷中的梁中书惨叫了一声醒了过来,他感到自己的膀胱都要爆炸了,脸色涨的通红,额头上汗水直冒,好不容易将戾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金翠莲小脚在阴囊里面不停地碾踩着,很快找到了另一个完整的蛋蛋,正挤在屁股缝间。

金翠莲用脚趾将蛋蛋扣出来,然后小脚就踩了上去,将蛋蛋包裹在娇嫩的脚底。金翠莲小脚微微抬起,然后往下使命的蹬了一脚,白嫩的小脚狠狠的将蛋蛋跺扁在地,啪兹一声,爆在了光滑的脚底。“嗷嗷!”梁中书在剧痛中再度昏迷了过去。

旁边的高俅目睹了梁中书被虐的全过程,已经吓得冷汗之流,浑身湿透了,看着眼前的李师师仿佛看到了魔鬼一般。但是他却没有动,也不敢动,因为李师师的一只小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裆部,高俅正值壮年,可不想断子绝孙。

“你,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他颤抖的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让你感受一下我的温情服务。”说着,李师师娇媚的笑了一下,小手温柔的摸在高俅的裤裆上,很快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用手指轻轻一碰就会微微陷下去。

李师师眼前一亮,小手加力狠狠捏了进去,边捏还边问舒服吗?“嗷嗷!”

高俅直接跳了起来,李师师让金翠莲脱下高俅的裤子,然后她直接用手抓住高俅的蛋蛋,高俅人长的短小,两个蛋蛋却浑圆无比,李师师小手有些握不过来,勉强抓住了蛋蛋开始加劲挤捏。

很快蛋蛋就从手中滑脱,实在没法捏碎蛋蛋,最后李师师不得不放弃了,高俅痛的惨叫不止,李师师却没有放过他,她让金翠莲绕到高俅背后,二女一前一后的站着,然后抬脚对准下体就是一阵踢。疾风暴雨般的攻击让两颗脆弱的蛋蛋压根无处可逃,每一次都与二女的脚背亲密接触着。前后脚丫不停地踢,每一脚都将蛋蛋踢的飞起来,都让高俅剧痛难忍,痛叫出声。

等到二女踢累了,再看高俅的下体,已经是红肿不堪,惨不忍睹,高俅痛的像个孩子一样哭叫起来。李师师让金翠莲将高俅暗倒在地,她自己走到了高俅两腿之间,居高临下的看着伤痕累累的蛋蛋,仿佛女王在调教着她的子民,冷血,高贵。

李师师将小脚轻轻的放置在蛋蛋的位置上,先是用脚趾在上面揉了揉,然后性感的脚后跟诱惑的翘起来,只用前脚掌和五根葱白般的脚趾踩着蛋蛋。

李师师小脚用力一碾,高俅狂吼一声鸡鸡里面突然射出了一股浓浓的液体,数量之大简直超乎想象,一直持续了三分钟之久才慢慢停下来。这时候李师师小脚踩住了渐渐疲软下去的蛋蛋,用全力踩下去,打算一下子踩爆蛋蛋结果了他。

可是高俅的蛋蛋又大又坚韧,被巨大的力道一挤反而滚开了原来的地方。

李师师见一脚踩不爆就想逐个击破。于是柔滑娇俏的脚趾先固定住了一颗蛋蛋,确定它不会滑跑了之后才用脚底踩住它,没有像之前那样一下子全力踩下去,而是慢慢用力踩,完全不给蛋蛋一丝缓冲的空间,这样蛋蛋就慢慢的被踩的扁扁的,最终噗的一声爆在了阴囊中,剧痛中的高俅已经不堪折磨的昏了过去,很快李师师又如法炮制的踩烂了另一颗蛋蛋。然后就叫人将昏迷不醒的高俅和梁中书抬出去了。

后来经过抢救,高俅和梁中书都活了过来,只是他们的下体都受到了致命的创伤从此加入了广大太监队伍中的一员。自此之后,得月楼中的妓女以她们的美艳和狠辣闻名京城,京城高官很少有人再去得月楼了,还送给了它一个绰号,叫太监制造者。而皇帝也在李师师的劝说下同意招安宋江。

自此一只强大的军队加入了北宋军中,从此宋江他们经常出没在对抗敌国的战斗中,取得了极高的成绩,北宋也变得空前安定起来,成为了宋朝历史上少有的一段盛世。

(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