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凉州商会(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ps:明天上架,老虎要准备爆,希望大家到时候订阅支持。

张马胡窦也是凉州的大姓,被何燮称为四翁的四个老人其实年纪也不过在五旬左右,最大的窦霸也就五十七岁而已。

太祖皇帝时,朝廷便决意经营凉州,尤其是敦煌至玉门一线,而那时刚开国,经历隋末诸侯混乱的天下需要休养生息,到处都要花钱,但是凉州关系到日后大汉进入西域控制东西方贸易的霸主地位,史称雄略阔达的太祖皇帝采用了前汉开国时无为而治与民休养生息和放宽商人限制的国策,鼓励商人前往发展凉州。

在大汉进入西域实际控制广袤的天山南北的疆域前,现在安西都护府四镇的前身便是凉州的敦煌,酒泉,张掖,武威的河西四镇,而开国时荒芜的凉州能够支撑住四镇十万汉军的粮草消耗,那些凉州的商人功不可没。

郭虎禅眼前的张马胡窦四姓老人的祖上就是那时起家的,初时四家只是为军队采购粮草物资,负责从内地运输,并且和其他大批商人一样每年都捐献大笔钱财和实物获得民爵级位,在太祖皇帝开国后所定的二十年休养生息完成前,进入凉州的商人可以说几无获利,不少山东之地的商人都没有坚持下来,只有少数有远见的商人和凉州本地的商人留了下来。

连年对西突厥的进攻,单方面封锁玉门关,掐断东西方贸易,让西域各国无法从贸易中获利,当二十年修养生息完成之后,大汉正式西进,这些付出了二十年时间的坚持的凉州商人获得了回报。

随着大汉军队在西域各地的占领,凉州商人们控制了原本各个西域国家的经济,并且在太祖朝后期和太宗朝时,依靠朝廷的支持,以凉州商人为主的汉商让原本在东西方贸易中获利最大的栗特种胡商出局了。

在文皇帝的修文治世前,凉州商人集团可以说是风光无限,他们垄断了丝绸之路东段的贸易和西段一半的贸易,同时支持大汉军队不断地在河中推进,侵占着栗特种胡商和大食商人的利益,太宗朝时,十八都督府镇河中,天文数字般的军费开支里,就有凉州商人集团在其中负担了相当一部分。

但是盛极而衰,当文皇帝即位,大汉持续了六十年向西推进的进攻性国策无疾而终,随着汉军主动性的逐一放弃在河中的十八都督府,凉州商人集团在军队身上的所有付出血本无归,一些身家雄厚的大商人和联合商会挺了下来,但是更多的是因为汉军回收而破产的中小商人。

郭虎禅在郭泰北口中了解过这段并不为人所熟悉的历史,实际上当年他父亲景武太子领兵出征河中,凉州商人集团就主动效忠,不但拿出了巨大的钱财和物资,同时组织了凉州大批的中小商人,承担汉军的补给问题。

当时随着大食军队的败退,依靠着凉州商人集团的财力,他的父亲景武太子在汉军推进到大食国境线内时,兴建了大批的小型军镇和戍堡,用来保证大汉之后对于占领地的控制,而凉州商人集团自然能在其中获取利益。

郭虎禅记得郭泰北就曾经对他说过,当年和大食人的战争,他父亲景武太子实际上打赢了这场国战,即便到文皇帝即位前,止步于大食东方国境线的汉军仍然牢牢地控制着战争时期修建的军镇和戍堡,而凉州商人集团也认为朝廷是不可能放弃这些已经控制的地区的,于是他们依然继续投入了财力帮助军队加固完善这些要塞型的军镇和戍堡。

但是最后,文皇帝即位一年后,随着英国公徐世绩的去世,在之后数年里,已经将巴格达置于铁蹄之下的汉军开始大踏步地回收,凉州商人集团倾尽大半财力主动帮助军队修建的军镇,戍堡被那些太宗朝最后的军人们亲手破坏,以免被大食人利用。

在见诸于当时河中一些国家的文人笔记里,那些已经头发花白的汉军老兵们固执地拒绝回师的命令,继续驻扎在已成废墟的军镇和戍堡里,那时的大食国内,黑衣大食崛起,取代了原本的白衣大食,帮助黑衣大食上台的新教即少数派什叶派号召了圣战者夺回失地,但直到修文七年,最后一名汉军老兵战死于疾陵城的一处戍堡废墟上,留下的五千汉军老兵全部不存。

而凉州商人集团则从此一蹶不振,尤其是大批破产的中小商人让丝绸之路上的栗特种胡商们再次卷土重来,而觊觎丝绸之路上东西方贸易的巨大利益的山东商人们也终于得到了重新洗牌的机会。

二十年里,曾经叱咤一时的凉州商人集团已经分崩瓦解,郭虎禅如今眼前的四个老人,只是苦苦支撑着凉州商人集团的最后一点体面。

桌面上,看着面前自称姓郭的少年公子对于凉州商会的兴衰知道得清楚,四个老人也颇为意外,但是四人很快从郭虎禅的姓氏联想到了什么,凉州商人集团所组织起来的凉州商会过去之所以能那么强大,便是因为从太祖皇帝时开始,宗室子弟想要建功立业,只有在战场上搏取,而那时大汉一力西进,不少宗室子弟在凉州安家,从那时起商会里凉州宗室一直都是中坚力量。

“请问公子,可是凉州宗室子弟之后。”四个老人里,年纪最大的窦霸看向了郭虎禅,他们留下和郭虎禅吃这顿饭,本来便是因为郭虎禅要和他们谈生意,当年文皇帝即位后,凉州商人集团因为汉军回收而损失惨重,其中凉州宗室同样元气大伤,再加上文皇帝的刻意打击,如今的凉州商会里,原本作为中坚力量的凉州宗室如今行事低调,几乎从不出面。

“不敢瞒窦翁,家父确实是凉州宗室子弟,只是我年幼时就已战死沙场。”郭虎禅看着四个老人,开口答道,凉州商人集团从一开始就不是纯粹的商人集团,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时,凉州商人集团得以垄断大部分的贸易,凉州宗室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不言而喻,只不过文皇帝即位之后,害怕凉州宗室为首的凉州商人集团和枢密院的结合,联手文官集团打击了凉州宗室,从此凉州宗室退出凉州商会,而凉州商人集团也再也不复当年之势,没落至今。

“我幸得几个忠实的老家人看护,才得以在玉门关挣下了产业,这次前往长安,不期遇到四位,我却是想加入凉州商会,不知道四位意下如何。”知道窦霸他们身份后,郭虎禅虽说是临时起意,但是虎死架不到,凉州商会再弱但仍是大商会,而且他不信凉州宗室会不留后手,加入凉州商会,可以为他掩护玉门关的真实情况,人们只会以为他是凉州商会推到台前的人罢了,不会想到其他地方去,对他来说利大于弊。

“公子可是那羽林孤儿郭虎禅?”窦霸听着郭虎禅的话,却是想到了郭虎禅的身份,郭虎禅自称是凉州宗室子弟之后,可他们却从未见过,想来想去也只有去年那个由郭大少做担保,认祖归宗的郭虎禅了。

“羽林孤儿郭虎禅,玉门关前见蕃旗。钢刀出鞘见血还,杀尽胡儿方罢手。”须发皆白的窦霸身边,长得最为魁梧的马军不由吟道,说起来如今随着玉门关前郭虎禅杀吐蕃使节一事,郭虎禅也称得上一声天下谁人不识君。

“没想到传到这儿了。”郭虎禅苦笑了一声,他没想到那个要找他麻烦的人还真是动作够快,没想到连敦煌城这里都传开了。

“公子英雄,若要入我凉州商会,我张雄没有意见。”马军身边,细眼的老人张雄见郭虎禅认下了自己的身份,第一个道。

“公子愿意加入凉州商会,是我凉州商会的光荣,我胡烈也没有意见。”最后一名老人胡烈也是开口附和道。

“两位不怕凉州商会会受我连累。”郭虎禅只是有意加入凉州商会,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现在麻烦缠身,并不想大张旗鼓地弄得人尽皆知,没想到给窦霸他们给认了出来。

“公子本来是打算化名加入商会吧?”听到郭虎禅的话,窦霸笑了起来,接着朝郭虎禅反问道。

“我确有此意。”郭虎禅没有瞒窦霸他们,他本来打算是趁这个机会悄悄地加入凉州商会,等他杀吐蕃使节这件事情解决了,再向窦霸他们公开身份也不迟。

“公子,却是小看我凉州商会了,我凉州商会虽然不复过去之势,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加入的,公子若是隐瞒身份,我四人不知公子品性,又怎会让公子加入凉州商会。”窦霸笑着朝郭虎禅道。

“要说连累什么的,我凉州商会什么时候怕过这个,更何况公子所为,大快人心,何罪之有。”窦霸说到这里,他身旁三个老伙计也都是大笑起来,当年文皇帝使劲手段打击凉州商会,他们也没怕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