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得偿所愿

硬挺的头因兴奋而一下下的搏动着,贴近聂灵雨娇嫩的大唇摩擦了一阵,不等聂灵雨的爱做好准备就迫不及待的直了进去。大的头刚刚探入秘的开口,我已经感觉到下体一阵的冲动,聂灵雨的秘道温暖而狭窄,显然从未接受过异的开垦,的前进很快就遇到了阻力。

想到自己即将占有聂灵雨的处子之身,非常兴奋,,将聂灵雨的下身往下压,然后挺起向前猛的一用力,强行撑开了聂灵雨柔软的秘。"啊",随着灵雨一声凄艳娇婉的呻吟,只觉得一下突破后突然落空的感觉,前进的阻力突然消失,,我知道自己已经冲破了聂灵雨的处女膜,接着一丝温热鲜红的体从与秘道之间渗了出来。这片处女地第一次被男人的所涉足,神秘园里虽然有一些湿润,仍然显得十分的紧逼,全力抵抗着我的侵入,因此前进的速度并不太快。

我刺破了聂灵雨娇小紧窄的道中那象征着贞洁的柔嫩处女膜。我终于和灵雨身心交融,哈哈,我终于将她破了,当我又一次狠狠地深深顶入那娇小的道时,终于顶到了灵雨少女道深处的花芯。灵雨芳心轻颤,感受着玉体最深处从末被人触及的圣地传来的至极快感,在一阵娇酥麻痒般的痉挛中,处女那稚嫩娇软的羞涩花芯含羞轻点,与那顶入道最深处的的滚烫头紧紧吻在一起。我一下又一下地不断轻顶速令灵雨连连娇喘,本已觉得玉胯道中的已够大够硬,可现在那顶入幽深道中的火热竟然还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更加充实紧胀着滑嫩壁,更加深入幽遽窄小的处女道内。"唔、唔唔、嗯!"在我的连连触顶下,少女嫩含羞带露,花芯轻颤。

入了聂灵雨的体内,感受到处女道的温暖和压力的险些就把持不住了。黄我连忙忍住不泄,一鼓作气的将直到底,然后开始用力的抽送起来,一边抽送一边用头研磨挤压道壁的黏膜,红色的果在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蜜汁。随着我无情的挤压和有节律的上下抽送,聂灵雨的秘道终于不得不放弃了抵抗,开始迎合起我越来越猛烈的抽,大量分泌的爱混合着我强行进入时黏膜破裂流出的鲜血从道内流出,慢慢滴到了床上,每次我的大抽送的时候都会发出"哧溜"的声音。

聂灵雨的胴体被整个折叠起来,两条大腿被压到了腹部,双脚勾住我的双肩,原来晶莹洁白的双在黄我用力的搓揉下披上了淡淡的红晕,浑圆细嫩的小头在强烈的刺激下也充血勃起。聂灵雨娇嫩的爱迎来了一场狂风暴雨般的肆虐,道口附近在巨大阳具的摩擦和挤压下很快就充血肿胀起来。

我的动作越来越迅猛,我自信只有强而有力的侵入才能真正征服美丽的聂灵雨。于是他不断的变换着体位,持续而猛烈的在聂灵雨的体内肆虐,巨大的阳具如同钢钎一样撞击着聂灵雨柔软的子颈,一下子就粉碎了这最后的一道屏障,聂灵雨神圣的秘道终于被打通了。

硕大无比的头不断揉顶着少女那娇软稚嫩的子"花蕊"┅┅而灵雨则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紧小腹,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幽深的壁,火热幽深、濡不堪的道壁,死箍紧夹住那狂野"出、入"的大,火热滚烫、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嫩盘绕、缠卷着"它"硕在的头。

灵雨娇羞火热地回应着我巨的抽,羞赧地迎合着"它"对她"花蕊"的顶触,一波又一波黏滑浓稠的玉泉涌而出,流经她滑的玉沟,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随着我越来越重地在灵雨窄小的道内抽动、顶入,少女那天生娇小紧窄的道花径也越来越火热滚烫、滑湿濡万分,嫩滑的道壁在壮的大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敏感万分、娇嫩无比的道黏膜火热地紧紧缠绕在抽动、顶入的壮上。我越来越沉重的抽,也将灵雨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抽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

灵雨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欲快感中,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无病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我已是欲火狂升,不能自制,我觉得时机已成熟了,只见我一提下身,将向灵雨那玄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道深处狠狠一顶┅┅正沉溺於欲海情焰中的少女被我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顶,只感觉到我那巨大硬的深深地冲进体内的极深处。我硕大无朋、火热滚烫的头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万分、紧张至极的娇羞期待着的"花芯"上一触即退。

"唔┅┅"只见灵雨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一阵紧张的律动、轻颤。她只感觉到,我巨大的头在自己道深处的"花芯"上一触,立即引发她道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柔嫩湿滑万分的"核"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然後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只见她迷乱地用手猛地抓住我刚刚因将退出她道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十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我肌里,那十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与我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而美貌动人的少女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我的双腿。我感觉非常差异,只感觉身下这千娇百媚的少女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阜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在灵雨雪白平滑的小腹和阜一起一伏的狂乱颤抖中,少女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小孔"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泄出一股白粘稠、晶莹亮滑的玉女爱和她的处女血,这股温湿稠滑的体流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玉溪"向下片片落红┅┅

一股熟悉的温热暖流又从她道深处潮涌而出,灵雨不禁娇羞万般,如花秀靥上更是丽色娇晕,羞红一片,真的是娇羞怯怯、羞羞答答、我见犹怜。这时,她诧异地感到,有什麽东西正轻碰自己的香唇,原来,我那不知什麽时候已昂首挺,正在她眼前一点一晃地向她"敬礼",她赶紧紧合秀眸,芳心怦、怦乱跳,美眸紧闭着本不敢睁开,可是,那仍然在她柔软鲜红的香唇上一点一碰,好像"它"也在撩逗她。她本已绯红如火的秀靥更加晕红片片,丽色嫣嫣,秀丽不可方物。我捉狭地故意用去顶触少女那鲜美的红唇、娇俏的瑶鼻、紧闭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灵雨给我这一阵异样秽地挑逗撩拨,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剧跳。而且她的下身玉胯正被我舔得麻痒万分,芳心更是慌乱不堪。

她发觉那大的紧紧地顶在自己柔软的红唇上,一阵阵揉动,将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骚味传进自己鼻间,又觉得脏,又觉得异样的刺激,她本能地紧闭双唇,哪敢分开。这时候,我口里含住灵雨那粒娇小可爱的蒂,一阵轻吮柔吸,一只手细细地抚着灵雨那如玉如雪的修长美腿,一只手的两手指直进灵雨的道中。灵雨樱唇微分,还没来得及娇啼出声,那早已迫不及待的巨就猛顶而入┅┅灵雨羞涩万般,秀靥羞红一片,她那初容巨物的樱桃小嘴,被迫大张着包含住那壮硕的"不速之客"。她用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托住我紧压在她脸上的小腹,而我同时也开始轻轻抽动进她小嘴里的巨。灵雨娇羞万般,丽靥晕红如火,但同时也被那异样的刺激弄得心趐麻。

我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少女那赤裸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我巨大的,在少女天生娇小紧窄的道中更加暴地进进出出┅┅欲狂澜中的少女只感到那大骇人的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道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我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头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随着我越来越狂野地抽,丑陋狰狞的巨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中去┅┅在火热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灵雨羞涩地感觉到我那硕大的滚烫头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我肆无忌怛地奸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体。凭着我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灵雨奸强暴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灵雨则在我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狂热地与我行云布雨、交媾合体。只见她狂热地蠕动着赤裸裸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在我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这时我们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滑不堪,爱滚滚。我的毛已完全湿透,而灵雨那一片淡黑纤柔的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从她玉沟中、道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爱已将她的毛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我大硬硕的又狠又深地入灵雨体内,我的巨狂暴地撞开少女那天生娇小的道口,在那紧窄的道"花径"中横冲直撞┅┅巨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白黏稠的爱浆"挤"出她的"小孔"。巨不断地深入"探索"着灵雨体内的最深处,在"它"凶狠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少女的道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物"触及的娇嫩无比、滑湿软的"花玉壁"渐渐为"它"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这时,我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後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灵雨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後樱唇微张,"哎┅┅"一声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芳心只觉"花径"道被那大的阳具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我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

灵雨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我腰後。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我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道深处"花蕊"上的大头对"花蕊"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我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少女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道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我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然後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灵雨体内。硕大的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壁,顶住她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我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灵雨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灵雨的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头一阵狂搓我的舌头更卷住灵雨的左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头,牙齿轻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啊┅┅"灵雨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我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我俯身吻住灵雨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少女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我得逞之後,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我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少女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灵雨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邪地狂吻浪吮┅┅灵雨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这时,我那大的已在灵雨娇小的道内抽了七、八百下,在少女道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趐麻,再加上在交媾合体的连连高潮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道内的嫩紧紧夹住壮的一阵收缩、痉挛┅┅湿滑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身上一阵收缩、紧握┅┅我的阳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抽出,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往灵雨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道最深处狂猛地一┅┅"啊┅┅"

灵雨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甜美至极的泪水,泪则全身仙肌玉骨一阵极度的痉挛、哆嗦,光滑赤裸的雪白玉体紧紧缠绕在我身上,。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在"啊"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白粘稠的处女从灵雨道深处的子内流而出,顺着浸透在道中的,流出道,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白洁中沾染着片片处女落红的床单这时,我的头深深顶入灵雨紧小的道深处,也在她紧紧含住头的子口的痉挛中,将一股又多又浓的直入灵雨幽深的子。

美丽、清纯的灵雨交后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被得欲仙欲死,只见我们两人下身紧紧交合在一起的媾合处爱斑斑,狼藉秽不堪入目

开苞打完后,灵雨一丝不挂地跳下了床,注视着床上同样一丝不挂的我。

"你的床上功夫真,我是头一次做,你搞得我很舒服,凭你这身床技

抢得我的初夜权,我也不怪你,但你别误会,这没什么,不能说明我已爱上了

你,更不能代表我已选择了你。"

我没说什么,这时灵珊已回了家,看着赤裸的一对男女,灵珊知道我已成功。

"姐,我对不起你。"看见姐姐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姐,我被他奸污了。"

"妹妹,失身没什么,不要哭,女人总有第一次,他不是姐姐我的男朋友,"

"但我是被强暴的,在自己的家里,在自己的闺房,在自己的玉床上被她破的。"

"强暴就强暴吧,这个男人床上功夫特,我想你被强奸中也得到了快乐。如果你要他随时可回到你身边,现在你重要的是在两个男人中做出抉择,我先睡了。"灵珊出了灵雨的闺房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也起了床,但还没穿衣服,灵雨同样一丝不挂地站在我面前,大胆地看着我,我觉得有望,她肯定要选择我,天啊,我太幸运了。

"做也做完了,这么晚了,还不走?"灵雨冷冰冰地说。

完了,我的情绪立刻到了最低点,她还是不选择我,我只好走了

"那,那,那就再见。"我的声音很低。

令我吃惊的是突然灵雨的玉手抓住了我的,"很晚了,如果你不愿走,你可以留下。"灵雨俏皮地说"不过你的小弟弟似乎没有一丝睡意还想继续工作。"

我大喜,一把搂住赤身裸体的灵雨重新上床。我的脸埋向灵雨的腿间,

"唔"灵雨细声地呻吟着。腿紧紧地挟住我的脸。一阵轻微的体臭刺激着我的鼻子。我的鼻子碰了一下她柔软的耻毛,将舌头伸进的缝开始激烈地舐了起来。

"啊啊啊"灵雨拼命地想忍住喘息,但终于受不了这么激烈的刺激,还是开始呻吟了。

我的舌头伸向那道裂缝不停的舐动着,待爱流够了,舌头就拼命刺激她的蒂。爱又粘糊又温热,还略带一点酸昧。接着蒂又开始闪闪发光,一下子就勃起了。

她的下体已被我弄得爱四溢,我的嘴色,脸颊也变得又粘糊、又湿滑了。我更进一步的行动是,要灵雨挺起腰肢,分开她那丰满的臀部,专心一致地去舐她的肛门。

"噢鸣"灵雨感到全身痒麻难当,拚命地扭动着腰肢。

我闻到了一股神秘而又奇异的体臭。

我再用唾充分润湿她的肛门,然后将自己的食指,由浅入深地向肛门进。

"啊你不要这样,停手"她像拒绝似地收紧肛门说。

"你放松一下啦"我强行将手指进。

"啊讨厌"被我手指侵犯了肛门,灵雨无力地挣扎着。她汗流满面,披头散发,拼命地挣扎,苗条修长的大腿也不停地战栗、哆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