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节(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癸回心一想千姬虽然并非青春活泼的可爱少女,但也是风韵犹存的成熟艳女,让她把自己埋没在古佛清灯的庵堂内未免暴殄天物。何况现在是熏和茧要求自己把她们的母亲收进后宫中,自己实在没有要拒绝的理由。

第二天癸就前往千姬出家的尼姑庵,建立在山上隐秘竹林深处的庵堂,显得清幽雅致出尘脱俗。

癸叫了半天都没有人响应,就直接长驱直入佛殿之内。除了竹林内的蝉鸣鸟叫,唯一的声音来源就只有一下一下没有间断敲木鱼的声音。

癸在大殿外面大声喊道:丈母娘我是来找妳的,熏和茧都整天为妳担心。

片刻的停顿之后,木鱼的声音再次响起。

癸施主你请回吧!出家人四大皆空,我已经斩绝尘缘。请你告诉熏施主和茧施主一切随缘,她们只要能够渡过凡俗的幸福就好了。

我可不能就这样回去。癸登堂入室坐到了千姬的旁边。

虽然身上穿着尼姑的灰衣,而且已经人到中年,但仍然难以掩盖她的美貌,身上自然流露的贵气,白瓷一样晶莹润泽的肌肤,专心念经肃穆不容侵犯的面容,彷佛拒绝这世上凡庸俗世的仙女。

都已经是二女之母了,就不要在这里浪费光阴,难道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吗?

忘记不忘记都是一样的,世间一切自有因自有缘。

癸可不擅长跟千姬说佛经打哑谜。

那么死去的丈夫哩!妳也一样忘记了吗?

千姬像古井不波的面容,因为癸的一句话而泛起了涟漪。

俗世的种种对贫尼说已经是虚无飘渺的过去。千姬好不容易颤抖着声音回答。

就算女儿可以抛下不理,夫妻情份可以不顾,妳因为被德川家康调教,而变得淫乱放荡的身体,也会因为信佛而有所改变的吗?

施主……施主……施主你……千姬越来越不平静的面容,到现在终于面色大变。哀伤、难过、痛苦和自责的表情交集在一起。

不管妳再怎么伪装,都无法埋葬自己的欲火,还有改变这个淫荡的体质。

你……枉费我把女儿托负给你的苦心,你究竟有什么阴谋打算?千姬又羞又恼的惊问。

现在才承认熏和茧是妳的女儿吗?

癸很明白一点,以千姬的出身和性格,不管自己怎么说她都不可能答应,违背伦常下嫁给女儿的丈夫。既然无法用言语说服,那就只有使用行动征服了。

我虽然好色,但也不是禽兽畜生,不会去动勾引自己丈母娘的念头。千姬警戒的听着癸的辩解却还是不能放心。

因为你的一对好女儿,看不惯妳这样子自我折磨的生活,所以才要我把妳收进后宫中。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你胡说。千姬一时间玉脸绯红无法置信。

是真的。尾随癸而来的熏和茧,此时才现身向母亲加以说明她们的打算。

胡闹!妳们太胡闹了。我已经是出家人,何况他还是你们的丈夫。

茧哀求着说道:请妈妈妳体谅我们的苦心,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熏道:熏的想法也和茧一样。

为免看到母亲和癸做爱而感到尴尬,两姐妹说完之后,用眼神向癸示意一切交给他处理后就退了出去。

她们两个怎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癸你可千万不要将之当真。

她们都是为妳着想才会这样做,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反而是妳何必一再折磨自己和女儿呢。

接下来癸利用千姬分心的机会,一把将她强抱在怀里,在她丰满肉感的胴体上四处爱抚。

你……你放开我……千姬极力挣扎,在癸的身上用力乱打。

可是癸却不打算放手,一方面因为这个肉体香风扑鼻,触手之处地滑如凝脂。另一方面是因为,现在侵犯的对象是熏和茧的母亲,这份打破伦常的乐趣却非常地刺激癸的性欲。

千姬眼带泪光的大声呼救,但癸伸进尼姑袍内的手,直探进去桃花园时却感到有点潮湿。

怎样?兴奋了吗?

呼……呼呼……呼……千姬大声喘气不已,避开癸的追问不答。

虽然岁月流逝,但千姬并未忘记自己的丈夫。面对癸如此大胆突然的侵犯她是不愿意的,问题是正如癸刚才所说过的,她的肉体已经被德川家康底充分地调教,可以说是完全成熟的性奴的肉体。

面对淫乱的肉体,在欲炎的煎熬下内心贞洁的千姬,不断地陷入自我责备、忏悔和痛苦的矛盾中,最后更把自己逼到出家为止。

长期的饥渴使千姬的肉体,由已经在大量分泌淫液的花穴开始,强烈地期待着癸的侵犯。但千姬的内心却在苦苦挣扎,心中既未能对忘夫忘情,又无法接受女儿的丈夫要占有自己。

不要在再折磨了,妳活得不快活女儿又痛苦。这些经书佛像真的能拯救妳吗?

千姬为之饮泣不已,她其实并不想要佛经,她只想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但是以自己黑暗的过去,再加上两个年长的女儿,怎么可能去找爱自己的男人?她不能找也不敢去找。

顺从自己的肉体吧!癸把自己的手放在千姬眼前,手指上沾满了她的淫蜜。

对不起秀赖﹗

千姬在内心对死去多年的丈夫道别,然后开始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她已经被束缚得太久了,被必须保护女儿的母亲身分,被对抗家康这淫魔的节妇身分。

当一件一件衣服掉落在地上,由剃了发的光头到赤裸的脚趾,千姬全身一丝不挂将洁白如玉的胴体展现在癸的眼前,岭上双梅颜色较深,桃花园长满浓密乌黑的芳草。

自己的女婿在女儿的准许之下,对已经出家的自己施暴,这种事荒唐得不像现实。

千姬在内心想起佛经中的记载,信徒面对种种妖魔鬼怪的诸般诱惑,或许现在也是这种情形,但比起长伴古佛清灯活得辛酸痛苦,向眼前的欲望屈服可以活得轻松得多。

丈母娘突然间变得很大胆呢﹗

不要叫和丈母娘,叫我千姬就可以了。千姬羞涩的说。

↑返回顶部↑

目录